在我的脑海里,许多童年的事都被流水般的时光冲得模糊,可是有一件事我怎么也忘不掉。

  记得那一年,我6岁。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妈妈一大早就叫我们去公园拍全家福。公园里好美啊!一棵棵挺拔、郁郁葱葱的树木,似乎能把天空给遮起来。公园小道两旁种满了鲜花,红的、粉的、橙的,颜色各异,千姿百态。我们先在一棵长得很粗壮的大树下拍了几个镜头,又在几个鲜花开得最艳的花圃前拍了几张,公园里留下了我们一家幸福的身影……

  回到家,妈妈对爸爸说:“明天记得把相片洗出来。”他们的话刚好被我给听到了,我自言自语:“为什么非要拿出去洗呢?我自己洗不行吗?”

  趁着爸爸妈妈不在家,我怀着好奇心走到桌子旁边,轻轻地拿起相机,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心想:爸爸不是说要洗相片吗?他这么忙,让我来洗吧,他回来后一定会表扬我的!说干就干,我打开水龙头,使出吃奶的劲,用力地清洗胶卷,可是相机为什么总是洗不出相片呢?于是我把水龙头开得更大了,加了点洗洁精,不一会儿,相机上都是泡泡,把相机胶卷给遮住了,我开大水一冲,一台亮得发光的相机立刻展现在我的眼前,可是,怎么还没见照片呢?估计要晒干吧!我又把相机打开,拉出胶卷,搭上衣架,挂在阳台上,满心欢喜地等待爸爸回来……

  第二天,爸爸正要拿相机去冲洗相片时,我自豪地把洗相机的过程有头有尾地说了出来,然后昂着头满脸期待着爸爸表扬,可是,为什么爸爸的脸色那么奇怪?眼睛瞪得圆圆的,嘴巴形成了“O”字,定定地望着我。随后,爸爸耐心地向我解释:“相片不是用水洗的,而是到照相馆用特殊的药水洗出来的,懂吗?”我满脸疑惑地望着爸爸,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到我长大后,才明白当年正在努力“洗相片”的我,其实是在破坏胶卷。

  你瞧,这就是我天真可爱的童年。

  (指导老师:罗昌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