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赵 睿 通讯员 苏昂欠

小学生放学有人照管,老年人日常有人看护,大小困难有人帮助,文艺活动有人组织……这是当前海东市众多社区的新常态。对社区管辖内的各族居民来说,社区就像自己的第二个家,这个家就在他们的身边,是个多民族大家庭。

父母下午六点才下班,小学生四点半放学后无人照管,是困扰很多家长的难题。“我儿子今年上四年级,以前他就独自待在家里,有一次弄丢了钥匙就在楼道里等了两个多小时。”居民张清说。很多小学生的家长都面临类似的困扰,有的送孩子去午托班,有的上兴趣班,但行程中的安全监管缺失,还是令人难以放心。今年她所在的互助土族自治县威远镇东街社区开设了“四点半课堂”,给放学后无家长照管的小学生提供了去处。在温馨的房间里,设有写字桌、图书、游戏区,有专人管理,家长们再也不必上着班还牵挂孩子。五年级的刘家辉说:“我在这里年龄比较大,有时候就给小一点的同学辅导功课,我们这有好几个民族的,关系都特别好”。有些原本陌生的邻居,成为了亲密的小伙伴,还使家长们成了朋友,邻里关系更加融洽。

在化隆回族自治县巴燕镇城南社区的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三位老奶奶正在棋牌室里打扑克,“你出这个啊,那我出这个,赢了!”70岁的李奶奶今天“手气”好,连赢了四局,另外两位有点不开心,三个人就收拾了牌局,去餐厅看看中午饭是什么。社区党支部书记苏建英说:“社区的老人们白天基本都在这里度过,打牌、唱歌、也做一些保健活动,除了照料中心的工作人员,还有一些志愿者在这里服务,老人们都当他们是自己的孩子一样”。为了满足辖区各族群众的需求,社区组建了党员、青年、五老、巾帼、夕阳红“五支”志愿队伍,着力打造:居民居住放心、环境优美舒心、文化活跃开心、邻里和睦欢心、服务方便称心的“五心”社区,将各民族的心紧紧连在一起。

乐都区寿乐社区管辖着原青海铸造、锻造两个破产企业居民小区,是一个藏、回、蒙古、土等少数民族杂居的社区。“社区内还有不少原籍为外省的居民,因为辖区内破产企业的居民占多数,生活条件都不太好,我们就着力解决他们生活中的各种困难”。社区党支部书记付书辉介绍说,为了便于开展工作,社区根据楼栋划分了九个网格,都设有调解员、信息员、宣传员、党员先锋队及志愿者服务队等,将服务覆盖到全体居民中。“社区工作人员经常到各家走访,有困难就给我们解决,所以他们一有啥号召,大家都积极响应。”居民朱会战不仅积极参与社区各项活动,还让12岁的儿子也这样做。社区党支部和工作人员通过贴心的服务,强化了居民对社区的认可,提升了社区各民族之间的凝聚力。

刚走到平安区乐都路社区的办公楼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欢快的音乐声,循着这声音,我们来到了舞蹈室,里面有10位居民正在排练,这舞蹈兼具藏族舞、蒙古族舞、安召舞的元素,虽然说不清是哪种舞,但是让人看得赏心悦目。据社区党支部书记张珍说,社区有舞蹈队,舞蹈多是由居民自己编排,因为社区内有藏族、回族、土族等少数民族,所以舞种也比较丰富。社区还成立了书法绘画协会、民族乐队、射箭队、秧歌队、老年合唱团等文艺团体,通过各民族队员文艺的交流,居民之间更加团结。

高手在民间,社区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在社区的文艺爱好者中,总有些才艺突出的人,或领导队伍,或编排创作出属于自己社区的文艺作品。在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川口镇东大街社区,74岁的朱东兴就是社区曲艺队的领军人物,他开创的“民和桃花广场”民间小调乐队是由30多名成员构成的多民族队伍,“我组织过老年合唱团,也组建了这支乐队,都是多民族居民构成的,我自己也热爱民间艺术,我们演出的节目基本都是我和大家一起创作的”。朱老先生在多年的演出过程中,留心整理民和地方的民俗曲艺,并结合时代背景进行创作,写下了《青海民间乐器曲牌小调汇编》三本、《红歌老歌记编》等曲艺作品,在当地社区曲艺团体中形成了自己的“品牌”。

如今,在很多的社区服务中心里,综合服务厅、“两委”办公室、活动室、图书室、调解室等居民常用的部门几乎都已配备,各地根据群众的需求,结合自己的条件创建的“新部门”,进一步完善了社区的服务功能,让居民得到了更多的获得感,辖区各民族间的交往交流更加紧密,团结进步的氛围更加浓厚,让居民更真实地感觉到民族大家庭就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