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饶嘉措大师是近现代藏传佛教的一位杰出的学者,是中国佛教界一位卓越的领导人,是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者。毛主席和周总理都曾称赞他是藏族中有学问的人,是爱国老人。习仲勋同志在一九八〇年十二月十九日《人民日报》上发表《爱国老人喜饶嘉措》一文,详尽介绍了喜饶嘉措大师的爱国事迹。可见“爱国老人”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他的一致评价,也是我国各族人民对他的最简洁最亲切的称呼。

喜饶嘉措大师以其敏锐洞彻的目光,观察两个不同的社会,观察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区别,以他的人生阅历,得出了正确的结论,他对自己周围的弟子信徒们说:“国民党根本无法与共产党相提并论,国民党不顾国家和人民的利益,都是些只考虑自身的权利富贵,贪图安逸享受的人!共产党人则不同,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全心全意为国为民,不怕牺牲性命,是真正具有菩萨心肠的人,因此,我衷心拥护他们。”

青海解放初期,喜饶嘉措大师不辞辛劳、多次前往牧区开展宣传教育工作。还率领西北军政委员会组织的民族慰问团青海分团赴黄南地区,把党和政府对少数民族的关怀和温暖带到广大蒙藏群众中。这对团结群众、安定人心、推动人民政权的建设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大师受青海省委的派遣,先后四次前往昂拉劝晓项谦头人,昭示党的民族平等、团结的政策、帮助其解除疑虑。经过多方面的工作,项谦头人终于认清形势,放下武器、投向人民。喜饶嘉措大师拥护中央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重大决策,积极为西藏的和平解放奔走呼号。1950年秋,大师曾多次写信给西藏的故旧、学生,并亲自向西藏发表广播讲话,说明当时国内形势发展情况,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表达他对西藏故土和人民的怀念之情,衷心希望西藏地方政府派代表谈判,争取和平解放。他的书信特别是广播讲话,在西藏各阶层人士特别是在上层贵族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对于解除种种疑虑、稳定人心起到了重要的作用。1951年,西藏地方政府派出以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代表的代表团赴京和谈。途径西安时,喜饶嘉措又语重心长地叮嘱他以前的学生阿沛·阿旺晋美说:据我一年多来的观察,毛主席、共产党是伟大的,他们制定的各项政策是好的,尤其是对待少数民族的政策是正确的,你们完全可以信赖,由衷地希望谈判成功。大师的努力,对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十七条协议》的顺利签订,起了积极的影响。

喜饶嘉措作为一位杰出的学者,在发展新中国藏文翻译出版事业方面也做出了重要贡献。解放初,他校审了青海省1950年1月刊印的全国政协一届一次会议通过的《共同纲领》的藏译本,指导翻译了1954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一届一次会议通过的我国第一部宪法。后来,又参加了《毛泽东选集》的翻译审订工作。纵观喜饶嘉措大师的一生,他的爱国思想经历了多个阶段的发展,从爱家乡、爱宗教,最后发展到热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新中国,走过了漫长的人生道路,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受各族人民尊敬的“爱国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