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宣告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发出和平解放西藏的召唤,喜饶嘉措大师热烈响应,积极拥护,随即在西宁、西安和北京等地,多次发表谈话和广播讲话,呼吁西藏地方政府派代表到京举行和谈,劝告他们不要武力抵抗。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尚无藏语节目,更没有藏语播音员,喜饶嘉措大师只好在电台直接发表讲话,向西藏各族各界人士传达毛主席和中央人民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这些广播起了很大的作用,解除了西藏人民对新生的人民政权的疑虑。

中央民委参事室将喜饶嘉措大师的讲话刊印成册广泛发行。噶厦政府把这些书看作是洪水猛兽,在金沙江渡口严加查禁,三令五申说不能让一本书流传过去。但是,真理的力量是无法抗拒的,进步的思想是无法被禁锢的。这些书还是通过各种渠道传到了西藏,不但在知识界和宗教界产生了很大影响,而且在统治集团内部也产生了作用。

喜饶嘉措大师的那些讲话,向广大西藏人民传达了中国共产党、中央人民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的方针和政策,宣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同时也向广大藏族人民传达了新思想、新文化。不少藏族群众,尤其是知识界和宗教界人士,通过喜饶嘉措大师的讲话,第一次听到“共同纲领”“民族政策”“宗教政策”“民族区域自治”“人民解放军”“和平解放”“帝国主义”等新词术语。

中央人民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进行和平解放西藏的谈判前,喜饶嘉措大师专程从西宁赶到西安会见阿沛,教育他们要同西藏当局的反动分子划清界限,遵照毛泽东主席、中央人民政府的指示,好好工作,为和平解放西藏、维护祖国统一,增进藏汉两大民族的兄弟情谊,多作贡献。

在会见阿沛和其他两位西藏代表时,喜饶嘉措大师直言不讳而又非常严厉地批评了摄政达扎和噶厦政府多年来所采取的错误立场,晓以大义,明以利害,告诉他们要顺利解决西藏问题,除了真心诚意进行和平谈判,别无他途。

在和平解放西藏的谈判和签订协议的整个过程中,喜饶嘉措大师发挥了别人无法替代的重要作用,作出了特殊重要的贡献。我们应该永远铭记喜饶嘉措大师的这一卓越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