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追寻

那些马不停蹄的文字

走了多少年路

湿漉漉的,滴着龙江的水

赶着宜人的山

争相闯入我的梦乡

溪水潺潺,淌过校园的明沟暗河

蜿蜒成清墨华彩,勾勒点染出一幅幅水墨画

野芭蕉,古榕树,翠竹叶都漫漶相思林的多情

龙江水以千万年的耐心,雕琢满川石林

峰峦叠嶂,率性变幻,忽肥忽瘦

凤尾竹沙沙响,为鸣蝉与蟋蟀二重唱伴奏

唱老了八十年代的少男少女

哦,溜走的时光

偷走了青春,至今只能在梦中归还

2 横吹笛子

那年,美人蕉与街上的红裙子争艳

校园里大路小径如火如荼

中文楼比邻数学楼,诗歌与数学经常扳手腕

有人从方程式X+Y=Z出逃

遁入诗经,穿过楚辞

沐浴了唐风宋韵,换骨脱胎

横吹一只笛子,放牧一个文学社

风生水起,巉岩浮出水面,奇峰突起

龙江北岸红彤彤一片

3 风琴手的爱情

初秋,崭新的教室瞠着一排排惊讶的窗

对面的西楼焕发了青春

老旧的砖瓦中生长着年轻老师

一片藏青中燃烧着两团火:手风琴和红衣女郎

激情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排山倒海

一不留神,老友进行曲弹成了婚礼进行曲

伴唱的女郎做了风琴手的新娘

沧桑的西楼成就了一段经年不散的佳话

4 红双喜贴上

一个又一个窗棂

独坐夕阳看燕子归巢的姑娘

长发张开翅膀,像一只黑白分明的长尾巴喜鹊

喜上眉梢,与春天的柳丝欢乐狂舞

鱼儿游来游去,剪开了江面依偎的倒影

却分不开岸上新人紧扣的十指

红双喜贴上一个又一个窗棂

喝了几场喜酒,老人们终于释怀

“庵堂上建校出尼姑”不过是痴人的诳言

过了季节,随风而逝

断垣残墙下冒出了蒲公英、紫罗兰、野地小玫瑰

葳蕤处,观音阁转身化为冠英阁

5 上苍的馈赠

婚礼进行曲默化成小夜曲,然后是摇篮曲

雄壮的手风琴换成了悠扬的小提琴

又变成了深沉的二胡,乐器换了又换,演奏的都是浓浓的爱

尿布万国旗似地招展着,晾晒初为父母的喜悦

孩子,是上苍赐予相爱男女的珍贵礼物

返回人之初,童心失而复得

再经历一次成长,分享烦恼和快乐

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孩子

是年轻的大学校园里稚嫩而生动的花朵

6 新笛

布谷鸟在黄庭坚衣冠冢上声嘶力竭地唱着

山谷祠静悄悄的,诗人不曾回来

一支乳臭未干的笛子

初试曲调,不俗的音律飞入云霄

竹露的清香,笋尖的锋芒

去掉了多少吨平仄韵脚

文字发芽,插入大地的笛子长成了通天宝塔

摘星星的少年出发了,一批又一批攀上天

7 第一张办学广告

全校最年轻的一个副系主任,骑着小五羊四处转悠

他的自行车今天没有驮老婆孩子

车筐里,一捆招生广告端庄而羞涩地坐着

上面新鲜的公章比胡萝卜红得还纯正

各单位门卫都诧异地拦下了他

然后又都热情地给他指了路,他送抵的招生启事

是一把钥匙,为大学门槛外的孩子

打开一扇侧门,通往另一条求知之路

也为全校等待脱贫的老师开启了阿里巴巴的宝库

这是1987年,师专教育多元化的第一步

8 林副校长

一个真正的老革命,年轻时枪林弹雨,出生入死

热血写下桂北游击队传奇故事

和平岁月,宁愿躬身伺候故乡热土

也不肯躺在功劳簿上吃俸禄

本该戴乌纱帽的脑袋顶着一只旧草帽

风里来雨里去,一把不老的锄头,开垦出四季不同的风景

栽种出绿意盎然的春,培育了万紫千红的秋

苗圃是他的战场,花草树木是他麾下的千军万马

他是一位花司令树将军,说起他师专人无不翘起大拇指

9 韦启良校长

校长驾鹤西去多年,榜样的力量还在

他植根沃土,是师专人不朽的传说

他是一个真实的存在

对这个学校的影响绵延不绝

一如他的名字。一位启迪良善的教育家

桃李芬芳,美丽了南方这座古城

10 南楼丹霞

桂西北,一片神奇的山地

撒下一把文字,就长出金色童话和传奇

点横撇竖捺中间诗意泉涌

龙江、红水河、巴马命河交响成曲

无论是山羊醉饮的河,还是耕牛依恋的河

驿动的生命,灵魂一波波喧响

河中倒影的寒云也绚丽如画

会仙山文人骚客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

述说文学的强大、文字的能量

徐霞客、黄庭坚都不曾走远

旅痕里花朵灿烂,诗韵悠悠

且听南楼风起,看丹霞映红古城

11 我习惯呼唤它的乳名

“学院”林立,觅不见曾经的“系”

中文数学分居新旧校区,我难忘他们比肩而立的亲密

东楼、西楼和大礼堂留存于师专人的记忆

旧址芳草如茵,绿荫掩映现代雕塑

道路宽阔,学校通往鲜花盛开、太阳升起的东方

校友重逢,师生相聚,盛赞学校大前景

它多年前升本更换了校名

我却还以师专人自居

新的名号高大上,我却习惯于它的乳名

师专沉淀于我的青春,我在师专的记忆中永远不老

12 更名与怀旧

文学社更换了雅致的名:“南楼丹霞”

通晓唐宋,小有名气,志在未来

我却清楚记得那只新笛:奏出了深邃的东西

不平凡的一众山川、诗意的田乡、曲径通幽的黄土路

没有王冠但卓然独秀的少年们,文章华彩,妙笔织锦绣

与何人述说师专强大:对颜色新鲜莫测的浮云

还是心怀民生的昨日红雨?晚风从刘三姐广场起身

一遍遍弹奏龙江水,一次次翻唱迪克牛仔: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为什么明明相爱,到最后还是要分开?”

别离后念念不忘,有多少人梦回师专,重温青春

2018年8月26日

后记:2018年8月26日是我到河池师专入职报到纪念日,谨以这组诗纪念我的青春,记录师专往事。并祝河池学院发展壮大!祝河池文学繁荣昌盛!

作者简介:

施秀娟,曾经在河池师专执教14年。现为广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外国文学教研室主任。有诗歌、散文发表于美国、澳大利亚、香港和国内的文学刊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