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银飞

重读路遥先生的《平凡的世界》,依然如初读时难抚心中激荡,为主人公青涩甜美而又残酷现实的爱情,为少安少平兄弟所代表的那一代人在摸索中拼搏的生活,为那个集体疯狂而又集体迷惘的年代感怀。然而,阅历丰盈过后的今天再捧起这本书,心中又涌起了一丝别样温馨的感触,只为另一个群体——一群坚定的奠基者,一群苦苦的思索者,一群执著的拓荒者。

“我的心中只有人民。”这是田福军在任黄原行署专员时回答过去的老领导、现在的下属冯世宽“当初我们都在跟着上面跑,你为什么却能保持冷静”时的回答。“人民”在田福军心中岂是冰冷的两个汉字,他体现的是一种态度,一种责任。“为人民服务”是毛泽东在中央警备团追悼张思德会上的演讲,后来演变为全党全军的唯一宗旨。田福军心中装着“人民”,所以他会在原西县任副书记时,敢于违背上意带领中央来的高老在与领导“打游击”并“潜入”真正的农户家中,让高老看到曾经的老战友的孙女因无衣可穿大白天躺在床上的窘迫,从而真正了解农村的贫苦现状;所以他会在被黄原地委“挂”起来的时候向领导申请去任可以直接指导农业生产一线的农机站长、被调省委组织部时仍向省委乔书记再次申请回黄原任农机站长;所以他才会在女儿因公牺牲时仍能在宝康市四百年一遇的洪灾现场镇定自若地抗洪抢险……人民,是他拓荒路上的信念,是他一切工作的动力。他爱人民,所以当眼瞅人民生活疾苦自己却无力改变时,他会深深自责,会有无以发泄的愤怒;他也有铁血柔情的一面,所以他也会为侄女婚事而忧心,为女儿牺牲而痛心,为少安成长而开心——他是一位有血有肉的人,一个有担当的党员干部。

习惯了以好人、坏人评价标准的我在书中还认识了这样一群人——冯世宽、周文龙等,他们的“坏”因时代而产生,他们的“好”也因时代而产生。在特定的历史时期,他们又不具备田福军们冷静的头脑、勇于怀疑的气魄和坚定的党性,于是出现了思想和行为的偏“左”,产生了典型的“唯上”和绝对的“冷下”。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他们开始变“好”起来,譬如冯世宽,也真诚地为过去的老下级田福军打下手,为他的改革大计冲锋陷阵,为他解释误会,为他出谋划策,只是因为他真正读懂了田福军心中的“人民”二字,只是因为他从田福军身上学会了“为官”真谛。

令人惋惜的是,路遥先生又残忍地为我们塑造了一位曾经信念坚定最终意志消沉的党的干部张有智,一位曾在原西县与田福军一起为了人民的利益勇于与“唯上”的领导集体进行斗争的战友。然而在时过境迁后,面对田福军大刀阔斧进行土地承包责任制改革尝试时,却表现出令人惊异的无动于衷。而在备受田福军质疑批评时,他竟发出了一段令人叹息而又不乏真实的感慨:“你学历高,能力强,被省委乔书记重用为地委书记;我学历低,年龄也大了,当官的路也到头了……”难怪田福军怔了半天后才缓缓吐出一句:“你老了!”一个盘算自我蝇营狗苟小利的人,又怎会再有为了人民而战天斗地的勇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