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从支付宝个性化年度账单引发的大数据信任危机,再到大数据“杀熟”的案例,大数据时代普通消费者的弱势处境暴露无遗。尽管互联网从诞生之际,就被冠以“透明”美誉,但今天看来,这份透明是非对称的。一方面,平台化意味着新的中心化,平台手握海量数据,对个人生活轨迹以及消费偏好精准画像,让个人无处藏匿;另一方面,就像大数据“杀熟”案例所展现的,平台可以有所隐瞒,只以“有限真实”示人。

“杀熟经济”自古就存在着,并不是科技的产物。“生意人总在寻求利益的最大化,尽可能多的赚取每一分钱。交易本身是你情我愿的,曾经的‘杀熟’徘徊在欺骗和正当交易之间,精明的生意人总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度’,让买卖双方略显公平。” 专家指出,过去的“杀熟”和现在大数据“杀熟”是不同的。曾经的“杀熟”主要是B2B的生意,即使偶尔的B2C,消费者和熟人卖家也有一个比价讨价还价的机会。现在的大数据“杀熟”几乎都是B2C,消费者与商家信息绝对的不对称,消费者完全处于无知状态,消费者认为自己获得的价格是公允的大众的价格,其实是纯粹的被欺骗。“大数据时代,科技公司通过技术和垄断,让消费者买到原本可以低价购买的产品或服务,毫无公平可言。对消费者来说,其感受到的是一种无奈的、被欺骗的损失。”

国家发改委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制定的《禁止价格欺诈行为的规定》指出,对同一商品或者服务,在同一交易场所同时使用2种标价签或者价目表,以低价招徕顾客并以高价进行结算的属于价格欺诈行为。消费者都是通过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在同样的销售环境中购买服务或商品,价格是应该一致的,而互联网厂商通过大数据“杀熟”或针对不同手机实行不同定价,就是价格欺诈,不但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也破坏了消费者的诚信依赖。

“我们知道,消费者对平台形成的诚信依赖越是持久,平台就越应该尊重和善待消费者。而互联网厂商的大数据‘杀熟’则违背了信用原则,这样做无疑自毁长城。”专家指出,对于涉事的互联网厂商在商业道德上应该予以严厉谴责,并请相关行政部门查处,“企业应该承担信用责任,失信后,应当受到相关的信用处罚。”

面向万物互联的未来,大数据的深度利用与广泛共享是无法扭转的趋势,无论是通过大数据营销快速撮合交易,还是依靠大数据分析完善社会治理,数据正在极大地改变我们的生活。但换个角度说,当大数据无孔不入,也要谨防数据规则远远落后于数字生活,尤其要避免一些“数据王国”滥用数据权力。只有保证普通用户数据权利与平台数据权力间的大致平衡,才能为大数据的长足发展,赢得更多彼此信任的空间。

(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