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阳

人生走过了几十年,如果回头看,你会看见什么?你可能会说看见了许多……

越过那许多,望向生命的源头,你看见了什么?我看见了我的父母。因为我发现,当我的生活也好、工作也好、人际关系也好、一切的一切需要我给出答案的时候,我就会不自然的望向那里。虽然父亲已经过世六年了,妈妈也已经从一个“厉害”的女人变成了和蔼可亲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了,当我的生命中出现任何问题我还是会不自觉的去他们那里寻找答案。

记得小时候我放学回家走进家门总能第一眼看见父亲站在窗前眺望我们的样子,他在观察我的脸,判断我在学校的一天过得愉不愉快,然后抚摸我的头发、亲吻我的额头。

我已经长成大姑娘的时候他还是会这样,后来在我人生中遇到很多艰难困苦、或者犯了自己都觉得无法饶恕自己的错误的时候,父亲站在窗前眺望我的样子就会出现在眼前,我的额头上仿佛还有父亲亲吻过的余温。

父亲给我的感觉是无论我做错了什么,他都会宽恕我,于是我又有了探索这个世界的勇气。有时候,他也会犯一些男人都会犯的小错误,妈妈会喋喋不休的数落他,父亲总会很隐忍,我们互相对望着,谁也不敢挑战妈妈在我们家的权威,只能希望时间加快脚步一下子过到她不生气的时候。

后来,当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孩子的一些小过错,甚至纠结于怎样把握“爱孩子”的度的时候、与先生发生争吵的时候,这些画面都会出现在眼前,如果当下父亲在这里的话,他肯定希望我“闭嘴”。虽然,有的时候闭嘴是那么难。

我小时候,妈妈是当地第一个女外科医生,救死扶伤就是她的工作,她给人的印象是:严谨、追求完美、优雅,所有的事情都有自己的原则底线。就是活得挺累的,现在七十多岁了,好像还都没有给自己松绑。

现在的我从某种意义上讲可能超越了我的父母,我用双脚丈量了世界上的许多地方,看过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人生,但是在我无数次望向生命的源头,无数次以父母为坐标的时候,我的世界的高度、宽度可能就已经定格在那里了。我后来经历的那一切只是充实了我生命的这座房子。

什么是命运?有人说命运就是你所相信的生命的边界,我们的原生家庭给了我们什么样的边界,什么就变成了我们的命运,一生都活在里面很难突破。

父亲在世的时候经常和我说:你要学着和孩子好好说话;妈妈告诉我说:世界上没有解决不了的困难,当我上了N个培训机构的N种关系的课程后回过头来还是总结了父母教我的这两句话。就是这样的他们,成就了今天这样的我:有时慈悲、有时严厉;有时宽容、有时追求完美;有时随遇而安享受生活之美;有时永远在挑战下一个目标。

当我们活在源头的时候,拼命想出去看世界的样子;当我们走过世界纷扰,内心却在不断的望向我们生命的源头,那里住着我们的爸爸妈妈和他们的“爱”。

心理学家说,人身上的许多问题都是因为“爱”不满造成的。那么身为父母的我们将成为孩子怎样的源头?

当他们长大了回望向我们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爱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