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

□ 于 颖

天刚蒙蒙亮,被大家戏称为“铁公鸡”的六婶就起来打扫羊舍。六婶的勤快和抠门一样出名,谁要是想要六婶多花一分冤枉钱,可是比登天还难。凭着勤俭节约,肯吃苦的韧劲,六婶两口子农牧并举,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一阵忙碌过后,羊群在六叔的带领下整装出发,羊舍里只留下一只待产的大母羊。六婶收拾着院子里的杂七杂八,忽听街上有收老母鸡的喊叫声,六婶正想淘汰自家的十几只老母鸡呢。跑到街上一打听,一只母鸡居然给出了200元的天价,六婶乐得差点跳起来,自家的鸡可从来没卖过如此高的价钱,六婶忙拉住收鸡人的袖子往自家走,却被其他的乡亲拦住了,大家都想卖鸡。六婶忙说:“我先卖吧,我家里没人,一会我还要放圈里的大母羊呢。”闻听此话,收鸡人忙说:“那就先去你家吧,大家都别急,回家把鸡抓住,一会我就全拉走,价钱绝对差不了。”大家纷纷而散,各自回家抓鸡去了。

刚一进六婶的院子,收鸡的车上就下来四五个人,美其名曰帮忙抓鸡的。六婶开始带着这些人满院子的追鸡,一时间是鸡飞狗叫,好不容易抓住了3只母鸡,收鸡人是左看看右瞧瞧,不住地摇头说:“这母鸡太瘦了,毛色也不好,爪子太小了,不值钱啊。”六婶急了:“这老母鸡可是养了十几年的,营养价值高啊!”可是无论六婶怎么解释,怎么夸奖,收鸡人就是不予理睬,一群人跳上车一溜烟没影了。

六婶这个气啊!多年不遇的好事泡汤了。再看看被抓的3只母鸡更是可怜:浑身的毛剩得屈指可数,趴在地上喘粗气。灰心丧气的六婶拎起鞭子打开羊舍的门,眼前的一切惊得她目瞪口呆,空空的羊舍里哪还有羊的影子。这时邻居跑过来喊:“他六婶,可不得了了,收鸡那伙人是骗子,趁着抓鸡的乱劲顺手拿走了咱队里不少东西呢!你家没丢啥吧?”闻听此言,六婶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我怎么这么贪钱呢!我的羊啊!没想到我这铁公鸡也被骗子拔了毛……”。

此后,一听到街上有收鸡的叫喊声,六婶准会第一个冲出家门,告诫大家可不能让可恶的商贩用高价格欺骗了。她还有一个愿望:哪天在街上碰到那伙骗子一定狠狠地扇他们两个耳光,再把自己的羊钱要回来。

▲大吉大利 王善传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