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时,列车已接近海拉尔,窗外的雨点敲打着玻璃,也敲击着我的心。

出站后,雨似乎下得更大了,我的心情像这雨一样阴沉。

好几年就想到呼伦贝尔大草原了,一直没有成行。今年终于下定了决心,早早地订了车票,出发前几天就一直查天气预报,看到当地有雨,曾有改变或取消行程的打算,但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成行。

我朝思暮想的大草原啊,你却用这样的见面礼接待我!似乎太不友好了吧。

许多人在车站的门楼下避雨。

“来旅游啊,大哥。”一位蒙古族兄弟对我说。

“对,来看看你们的大草原。”我示意这天气,“有点倒霉。”

“大哥,你错了。你们才是幸运哩。今年的大草原才叫美!呼伦贝尔大旱3年,去年来的人都没有看到什么好草。”

“可是这雨……”

“就是雨才好啊!有雨才有好草。你别看现在下得大,马上就会停。这几天每天晚上下,白天停,草儿一个劲地长。难得的好天气啊!”

说话间,雨真的停了。

雨雾立即消散。空气格外清新。

汽车奔驰在海满高速公路上,无论你看向多远,都永远望不到天边,天边永远是单一的草天相接——汽车跑出一百公里,看到的是草天相接;汽车跑出两百公里,看到的也是草天相接。呼伦贝尔26万平方公里,大概跑两天也永远是草天相接。

雨后的草,绿得清新,绿得靓丽。

雨后的天,是乌灰的,是笼盖四野的穹隆;又是立体的,动感的。天空的云分成好几个层次,上层是灰白的,中层是青灰的,下层则是乌云。这些云都快速地移动着,既是高天流云,又是低天飞云,都匆匆忙忙的,像是去赶什么盛宴,又像是奔赴战场。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这是经典歌曲里的歌词,也是草原惯常的天空,主打天空。这样的天空很美,很壮观,人们喜欢!但真正的草原牧人更喜欢灰色的天空中翻滚着乌云,有乌云就会降雨,有雨,水草才丰美。

走进蒙古包,吃酸奶疙瘩,喝马奶酒,烤羊肉串,穿蒙古袍,骑马,射箭……最有意思的是,在野韭菜花海里采野蘑菇。我前年在巴音布鲁克尝到而没有采到的野蘑菇,这次终于如愿以偿了。

这蘑菇又白又嫩,沉甸甸的,水分很足,一捏就能挤出水来,大概就是这两天长出来的。很香,但不是野韭菜花的那种香味,而是一种清香,一种鲜香。

人总是贪心,采到了野蘑菇,就想多采一点,于是低着头往草原深处寻找——哪还顾得抬头看天啊!只觉得野花越来越明艳,原来是乌云又散开了,缕缕白云装饰着天空。绿草,红花,白云,蓝天,弥漫着香味的清新空气,简直叫人飘飘欲仙。

呼伦湖也叫达赉湖,它似乎和草原一样辽阔,它简直就不是湖,是大海。只是这湖水的颜色与海水不太一样,它不是蔚蓝的,而是与天空一样的灰色。水天相接处,就是真正的水天一色了。

湖鸥喜欢绕着游轮盘旋,像是经过驯化似的,或者它们也爱臭美,喜欢游客给它们拍照。

湖天相接处,忽然亮起来了,云层的颜色越来越浅,很快就有灰白的山脉绵延,也有洁白的羽绒延展,天边又露出了一条条蔚蓝。

而我们头顶,乌云聚拢了,又下起雨来。

人们撑起伞,不减游兴。大家知道,这雨一会儿就停。

“好雨啊!”蒙古族商贩高声叫道,接着唱起了悠长的蒙古族抒情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