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联军

东北边疆,鸡颈凹处,通衢之所,荟萃之地;市域首府,枢机中心,辐射四方,手握千里:千里草原,千里森林,千里河泽,千里矿脉。兴安托举,原岭拱卫,草原明珠,海拉尔也。

登高而望,两河三山一盆地,形如簸箕向南敞。海拉尔河镇北,伊敏河水中流。伊水北向分东西,河西老城,河东后秀。东西夹山对望,东山台草,西山樟林。北山枕水居塔寺,一塔两寺祷安宁。山昂为夫,水柔为妻,繁衍生息,一方水土。此水土,南接东三省,西偎大华北,雄心靠祖国,北通蒙俄日,欧亚大陆桥,联通桥头堡。

或问,此地冷暖几何?答曰:苍凉。春秋百变风雨霜,风逞其强,沙纵其狂,雪飘其茫,雨撒其凉。夏日如满月之光,其短似流星坠江。冬时年半多一月,可夺冷极第一榜。不服冷,可来荡。

或问,此地人文如何?答曰:苍茫。匈奴突厥兮扬其鞭,拓拔契丹兮扯其缰;蒙兀室韦兮蓄其势,奔马万里兮拓其疆;满清民国兮何衰伤,倭伪残暴兮灭我帮,幸共产党兮挽狂澜,重整山河兮振翅翔。此地苍苍,草原文化,冲出去的,单于可汗,信者镇守,后勤保障。这方历史舞台,从来没有空场。

或问,今夕如何?答曰:昌盛。资源何其繁盛,历史何其厚重,胸怀何其辽阔,雄心何其众众。沧桑之变,与国同行。楼不厌其高,路不胜车多,吃不暇其丰,娱不拒歌声。往有参照,来有宏图,乘有东风;国际三城:冰雪名城,音乐名城,旅游名城;众志前行,一定成功。

或问,缘何作此赋欤?答曰:每逢月下,常怀光影之慨;去者韶华,来者渐暮,匆匆之间,居此三十缺一年矣。动情处落泪时,初来曾叹,天高海远:仰天兮天高,慕海兮海远,唯见一片兮大草原;我愿骏马兮呼啸来,躬身驾御兮不歇鞭,踏遍万重山。而今回首,空中楼阁。常怀愧疚之心,寸功未有,却领食米之享,得以养妻活子,不敢有忘,久怀感念之心。

叹曰:身寄处便是家,纵使人说天涯。人生如草,一秋之事;居中则喂食牛羊,天涯则守护边疆;尽草之事,随秋之意,如此而已。

所过处逝水流,匆匆间无所为;我之能者,写你纸上,录你史上,延之泱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