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乡,在金堂的沱江边上,那里离青白江并不遥远。在我年纪还小的时候就常听大人们说:“新兴的青白江,是一座非常美丽的城市。”可我却没有机会离开,更不要说到青白江去观光游览了。所以,我从小的梦就是,长大后一定要到青白江去。

长大后,我怀揣着这个遥远的梦想到边疆当兵。1976年,我退伍后回到了美丽的家乡,如愿以偿地分配到了位于青白江城区的成都钢铁厂工作。

那时候的我,刚从部队回来,浑身上下充满了蓬勃的朝气,有着远大的抱负和理想,希望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为心之向往的青白江城市建设添砖加瓦,贡献自己的微薄力量。当我第一次踏上青白江这块美丽的土地,我还真爱上了川西平原上这座热火朝天的工业城市。

轻轻走出工厂大门,春天,工厂外的田野,到处是“麦浪滚滚原野碧绿,菜花灿灿遍地金黄”的美丽景色;夏天,无边无际原野中绿风摇曳着绿莹莹的禾苗,池塘中红白相间的荷花争相绽放;秋天,千里平原上稻谷金黄,到处传来“乒乒乓乓……”谷把子摔打拌桶的声音;冬天,寒霜打过的平原上,一望无际的麦苗儿翠绿得让人心醉。

我曾经向往钢铁厂火热生活的理想已经变成了现实。每天上班,看到的不是炼钢炉前钢花闪闪弧光灿烂,就是轧钢厂房里轧机轰隆隆飞速旋转,鲜红飞跃的钢筋盘元凌空飞舞的美妙景色,那真是让人热血沸腾、眼花缭乱。下班后,就到加热炉旁的车间澡堂洗个热水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再到食堂里去打上四两“方块”(铁盒子蒸的)大米饭,买一份香气扑鼻的“荤菜”轻轻扣盖在饭上,端起碗满到处走……吃完饭,就同几个师兄弟走出厂门,到广阔的原野中散散步,转转田埂,看沟渠河埂上垂杨柳轻轻摇曳在夕阳的晚风中。他们说美丽的清白江畔,白浪滔滔,浪花翻腾,江滩上白鹤戏水,头顶轻轻飞过悠扬的鸽哨,两岸绿树繁花翠竹弄影,风光旖旎无限的美景,是那么地迷人。

某日,我们来到了成钢大桥前,有人提议顺着湍急流水向上游走走看看。在那初夏的田野里,秧苗绿莹莹地一望无边,三岔河前,右边河道下来的流水更加清澈汹涌湍急。师兄说:“这就是我们青白江非常有名的工业渠,生产生活都离不开它。”哦!我这才知道了这条工业渠对于青白江来说,是生命之渠。据师兄说,这条清凌凌的工业渠流水,是从青白江的马棚堰大坝开始,沿着工业渠道,日夜不停汩汩流进了青白江这座美丽的城市,全长数十公里,源源不断为青白江城区供应生活用水,为四川化工厂、成都钢铁厂等大中小型工厂提供工业用水,为青白江城市的发展壮大,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我在幼年时就跟随长辈和哥哥们养成了垂钓江河的习惯,所以参加工作以后仍然喜欢到江河沟渠边去走走,有机会就垂纶一番。一天,工作之余突发奇想,打算探索一下这条工业渠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它的源头和渠尾。于是,我从川化水库外的工业渠开始,骑着加重自行车沿工业渠边的小路上行。果然,潺潺的碧水美丽迷人,沿岸垂柳依依随风摇摆,时远时近的村庄和院落绿树粉墙,鸡鸣狗吠此起披落,好一派川西平原的农家美丽风情。顺流而上,沿这条工业渠穿过川陕公路,再穿过青白江老火车站,然后站在清白江边的马棚堰上,看钢筋水泥筑就高大雄伟的闸门,看汹涌翻腾的江水滚滚流进工业渠来。

历经了多少年的春夏秋冬,我已看惯了青白江这块土地上的麦浪滚滚和菜花金黄,看惯了青白江作为工业城市的喧嚣。可是随着四川化工厂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随着成铁都钢厂钢产量的不断飙升,这座城市的环境却越来越差,曾经的蓝天白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片雾蒙蒙的“工业灰”。还好,青白江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及时推进产业转型。

经过多年来的努力,青白江区的环境保护已经取得了显著成效。如今,空气清新了,天空明亮了,区内道路规整,城市绿树葱笼,鸟语花香。再回头看看我们青白江的工业渠,依然是那条从马棚堰钢筋水泥大闸门流进这条工业渠的江水,清亮亮地泛着绿波,数十里潺潺流淌的渠水,恢复了清澈见底的美丽,更加地让人感到欣喜。前几天,当我站在城厢古镇北门那座古城桥头时,映入眼帘的,是一溪清粼粼碧波荡漾的渠水。

夕阳下,清爽的晚风悠悠拂来,工业渠中绿波荡漾,两岸绿树葱茏,垂柳丝丝轻盈地摇曳,一片生机盎然之景…… 张宏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