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从小喜爱文学。出于对文字的爱好,她常利用八小时之余,敲打键盘,有感而发;然后投往全国各地的报纸刊物,经过一段时间的不懈努力,文章竟也见报了。

久而久之,熬夜加班,成了燕子晚间的必修课。出于对妻的关心,大刚三番五次地劝她,身体健康是最重要的,不能为了写稿,忽略了自己的身体。刚开始,燕子还把大刚的话当回事,再后来,她为自己的熬夜找出了N个理由:我们都是工薪阶层,孩子读中学后急着用钱;把目前的小房换成大房也需要钱呀……为此,他们不知拌过多少回嘴。

有一夜,燕子照例一忙就是凌晨1点多。大刚来气了,对着燕子骂了一句,燕子气得回了嘴,两人越吵越凶,最后,燕子把电脑桌上的茶杯重重地摔在地上。彼此互不相让的争吵声,把儿子小军从睡梦中惊醒。小军穿着睡衣,走进了父母的房间,望着卧室里一片狼藉,小军一手拉着情绪激动的父亲,一面劝着母亲不要再唠叨。僵持中,小军见劝说无效,转身进了卫生间,一声不响地拿来拖把和垃圾桶,把地上的碎玻璃碴、茶梗,一一捡到了垃圾桶里,干完了这一切,又把水淋淋的地板拖得光洁如新。

争吵在继续,小军拼命拉着父亲的手,示意父亲让着母亲。气头上的大刚哪听得进儿子的劝,有气堵在心口不说出来,他难受。于是,燕子一句,大刚一句,两人变成一对好斗的公鸡。争吵中,小军放声大哭了。

也许是吵累了,也许是对这个家失去了希望,大刚穿上外衣,拉开门,往自己办公室走去。望着冷清的办公室,他无心做什么,想起了刚才的争吵,脑中如过电影似的,那一幕幕萦绕眼前。想起妻子的举动,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她就不明白我的苦心呢?点上了烟,大刚又想起了儿子,眼前似乎又浮现出小军拖地的身影,那一刻,有一种冲动想让他表白些什么,今夜,到底是谁的错?

想着,寻思着,琢磨着,突然身上的手机响了,是儿子小军打来的:“爸,你在哪里?晚上黑灯瞎火的,妈说,怕你眼睛不好,让我来找你。”“别,儿子,我这就回来……”大刚嗫嚅着,心里漾起一股莫名的温暖情愫。

放下电话,大刚带上办公室的门,一种念头支撑着他,让他义无反顾地往家的方向奔。

拉开家门,一注灯光照射过来,温暖如初。大刚刚坐下,燕子从厨房里端了一杯热茶过来,端起茶杯,大刚喝了一口,深情地望着燕子,两人相视一笑,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

钟 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