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上小学那年,书勤离婚了。生活刚有起色,不安分的前夫出轨了,尽管为了孩子百般隐忍,但浪子不回头,曾经美满的家庭最终破裂。

在二十年前的农村,离婚是一件让人抬不起头的事。但是爹妈和哥哥支持她离婚,就这样,她带着年幼的儿子回了娘家。

半年后,有个远房亲戚介绍书勤去相亲。尽管她对再婚有顾虑,但想着在娘家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去了。男方丧偶,有一个五岁的儿子。那个叫忠和的男人老实巴交,木讷少言;家里三间旧房,简陋脏乱,明显缺少女主人的拾掇。

简单寒暄后,忠和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和亲戚说的差不多,但他还说,因给妻子看病,家里积蓄花光,并借了不少钱。这个亲戚倒是没有说。后来书勤听说,忠和的坦诚,已吓跑了好几个相亲对象。

书勤没有表态,心里却明镜似的。一个对爱人不离不弃的男人,应该是值得依靠的。无助的她太需要靠山了。决定和他先交往一段时间。

夏收时,忠和到书勤家来帮忙。他干活不惜力,话不多但有眼色,尊老爱幼,很快赢得全家人的喜欢。母亲说,忠和是个可靠的人,跟了他,日子可能会苦一点,但不会给你气受。

送忠和回去的村口,忠和红涨着脸向书勤表白:“我这人别的啥都没有,只认定一条,组家过日子就是一辈子的事,除非你离开我,打死我也不会先离开你。”

·2·

因为是二婚,不兴大操大办,他们请双方家人吃了顿饭,就算是举办了婚礼仪式。

婚后,书勤和忠和商量,把儿子虎子的户口迁到他家,好送到离村不远的镇小学读书。忠和征求她的意见,说想让虎子改他的姓,这样到了新学校,老师和同学都会以为他们是亲父子,孩子就不会被人指点议论。我又征求虎子的意见,没想到小虎子高兴得跳起来。这孩子缺少父爱,而忠和对虎子和他自己的儿子康康一视同仁,不偏不向。他是真爱虎子,而不是做表面文章给旁人看的。

他对虎子好,但也严格要求。虎子有段时间迷上了电子游戏,学习成绩下滑。老师把这个情况反馈给了家长。那次忠和发了很大的火,差点动手打了虎子。这一吓,虎子再也不敢贪玩了,用功学习起来。在如何教育继子的问题上,书勤和忠和的想法是一致的。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对孩子该严就得严。书勤脾气急,只要发现康康做了“坏事”,就会嚷嚷,忠和听了也不气,还要康康多听我的话。

生活久了,书勤发现她和忠和有不少共同点。比如说,他们都爱听黄梅戏,兴致来了也喜欢哼几声取个乐。有一次,她在厨房做饭,“树上的鸟儿……”刚出声,就听从田里收工回来的忠和也在哼:“……成双对。”书勤笑了,心里甜甜的。

把饭菜端上桌,素多荤少,再看看身处的房屋,简陋不堪,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却是可靠的。他给了她和孩子一个温暖亲切的家。

·3·

他们是半路组合家庭,都没什么家底,忠和还欠了一屁股债,又有两个儿子,生活压力挺大的。那几年在农村种地也挣不到钱,眼看孩子一年比一年大,忠和提出他想利用农闲时间跟着亲戚去打工。开始,书勤不同意。他没上几年学,出去打工就是下苦力,她心疼他。但他执意要去,说他总觉得亏欠书勤和孩子,要趁自己身强力壮好好拼几年。

就这样,忠和去了上海,先是在工地做苦力,后来有朋友介绍去郊区温室种花。忠和在家时就喜欢这个,这下干得得心应手。每次打电话回来,问他累不累,苦不苦,他都傻笑,说比种庄稼轻松多了,吃得也比在家好,让我放一百二十个心。

年底,忠和怀揣着血汗钱回来了,给大人孩子都买了礼物,自己身上仍穿着临走时给他装进包裹的旧衣。

那几年,每到秋冬时节,忠和就出去打工,书勤留在家陪孩子。农闲时我想为忠和分担子,就在家附近找短工做。夫妻同心,其利断金。虽然都没什么文化,但只要肯吃苦勤劳作,凭一双手,一定能打拼出美好的明天。

辛苦打拼几年后,他们翻新了旧房,添置了必备的电器,家里也变得像模像样了。

打了几年季节工,忠和也不想出远门了,说在外面老惦念着家。他妹夫在城里搞装修,就建议他们进城,跟着他学刮墙。忠和内秀,很快就做得又快又好。他心疼书勤,活主要是他干,让她给他打下手。夫妻俩配合默契,活做得漂亮,装修队都乐意找他们。两年后,他们渐渐在城里站稳了脚跟,就租了几间房,把家搬到了城里。

·4·

手里有了点积蓄时,城里的房子也开始涨价,身边的朋友都在谈论买房的事。我们也梦想着住进窗明几净的新房里享受人生。

这时,虎子中学已经毕业,他去技术学校学习了两年,进了一家合资企业,干得还不错。这孩子对忠和挺孝顺的,每次回家都给他爸买东西,爷俩有时还坐下来喝一杯,亲热得很,让书勤这个亲妈都妒忌。

那一年,有个客户用房子抵工钱,他们终于在城里拥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新房。这时,忠和却说,眼看虎子也到成家年龄了,这房子就给虎子当婚房吧。忠和这番话虽说到了书勤心坎里,但她不能只顾自己的儿子不顾他的儿子呀。忠和揽着她的肩膀轻声说:“别担心!我们才四十多岁,再大干个十年八年不成问题,趁我们干得动,多给孩子攒点。康康过两年也能挣钱了,我们一家四口人,没有一个吃闲饭的,还怕挣不到一套房子?”夕阳透过玻璃窗洒在他们身上,暖暖的。忠和的身上散发着浓厚的汗味。这是劳动的味道,是一个为了家庭全力打拼的男人身上最好闻的味道。

转眼又是十年。虎子结了婚,他们当了爷爷奶奶。康康读了大学,工作了。去年底,他们拿出这些年的积蓄,凑齐了省城一套房子的首付。虎子拿出了装修的钱,康康用自己存的钱办婚礼。全家同心协力,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书勤和忠和结婚也二十年了。这些年,我没少吃苦。但苦中有乐,苦中有甜。

孩子们成家立业了,他们也老了。打算回乡下养老去,夫妻双双把家还,相依相伴到永远。 杨莹 据 知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