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 梅

人们总喜欢用花来形容美丽的女子, 花有千万种,美丽自不同。女子如花,自然也表现出不同的美来。

比如,娇羞是女子的一种美,这种美像素雅的栀子花,不起眼,但很有韵味;奔放是女子的一种美,这种美像玫瑰花,热情活泼,充满激情;冷艳是女子的一种美,这种美如罂粟,艳丽的外表下,暗藏“杀机”……我觉得,不如做桂花一样的女子, 因为桂花的美不在外表,而在内涵, 是脱俗、高洁的美。

“清香不与群芳并,仙种原从月里来。”这是宋人楚娘赞美桂花的句子。作者认为,桂花有着与百花不同的清香,那是因为它的种子是从月宫中坠落下来的,当然非同凡俗。这虽只是传说,但事实上,桂花的美确是非同凡俗的。

万花纷谢,草枯木落之时,一股股清香由淡渐浓,在空气中飘散开来,如丝如缕地沁入鼻息、再透心脾,你会顿觉神清气爽了。无需顾盼,无需猜测,“不看姿色闻秋香”,便知是桂花开了。“八月桂花遍地开”,自古以来谁人不知?况且,“岁晚独芬芳”的,除了桂花还能有谁?这便是桂花的非同凡俗之处。“不与群芳并”、“岁晚独芬芳”, 这是何等的脱俗、高洁?女子能如此,那便是大德。

桂花是令人惊叹的。你看那桂花,碎碎的朵,淡淡的黄,却能散发出独特的香来。杨万里不都惊叹“看来看去能几大,如何着得许多香”吗?所以,尽管桂花没有迷人的姿态、缤纷的色彩,仅那迷人的香,也能让人情不自禁“行人回首寻四野”了。桂花开放时,看那桂花树下,总会人头攒动,特别以女子最多。有仰起脸来,微闭了双眼,翕动鼻翼,似乎想把所有的香气都收进腹中,以陶醉自己的;有轻捻玉指,将串串碎金采摘下来玩赏,或做成桂花美食的。如果你也有这样的经验,你有没有发现,当你将它采下,捧在掌心,凑到鼻子边,想一饱其香时,那原本扑鼻的香却一下子变淡了,淡得若有若无。然而,如果泡成桂花酒、做成桂花糖,那香味却又神奇地透出来。这又是桂花的非同凡俗之处。柔弱中透着坚强,奔放里不带轻浮,矜持却饱含热情。这不正是优秀女子应该具备的吗?

桂花的品质是高洁的,桂花的本性却是平凡而属于大众的。它有极强的抗逆性,既耐高温,又较耐寒;对土壤的要求也不严,除碱性土和低洼地或过于粘重、排水不畅的土壤外,一般都可以生长。同时,它对氯气、二氧化硫、氟化氢等有害气体也有一定的抗性;吸滞粉尘的能力也极强。因此,桂花树是极好、极普遍的绿化、美化树种。穷家寒院、富人庄园,山坡绿地、街旁路边,沃野之上、贫瘠荒原,到处可见桂花的身影。它早已从月宫仙身,化为人间凡物。所以,每至金秋时节,所有人都享受着桂花平等的恩赐。这更是桂花的非同凡俗之处。坚韧顽强、随遇而安、平易亲和,桂花不正是奇女子吗?

虽不国色,却有天香,可爱又可敬的桂花,实在是我们女子学习的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