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户

在此次北游之前,我们甚至都还不认识这个字。直到在郎木寺藏地青稞旅社听到年轻店主的推荐,才知道有一个被称作“甘南秘境”的地方,叫扎尕那。尕,念gǎ,尕固村,是进入扎尕那的第一站。

行进扎尕那,路遇尕固村,又是此行的意外收获。

原本打算从郎木寺直奔青海湖到茶卡盐湖,旅店老板建议说离郎木寺两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一个“石头之城”,有甘南秘境之称,尚未完全开发,值得一游。想到八月的青海湖人满为患,茶卡盐湖也是天镜难圆,我们便改变了行程。

发源于甘南川北交界处郎木寺山后的白龙江,在不到100公里的流淌跳跃间,涓涓细流不知不觉化作了一道白练,时隐时现穿梭于绿荫之中。我们从郎木寺追逐白龙江,过四川若尔盖县红星乡进甘肃迭部县,前往县城以北三十公里的古老藏寨——扎尕那。

迭部古称“叠州”,藏语意为“大拇指摁开的地方”。相传远古时候,迭部四周山石高耸,交通阻隔。有位叫涅甘达哇的山神途经此地,俯见石山林立,民生凋敝,他即伸出拇指一摁,石山顿时打开缺口,变为通途。“扎尕那”藏语意为“石匣子里”,从迭山高处俯瞰,这里俨然是一座依山而立的“石头城”。

午后,雨停了,云雾缭绕,潺潺清泉流淌的小溪旁是绿树成荫的繁茂森林,疑似江南。迭部县益哇乡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南部甘川交界处、白龙江上游高山峡谷地带,扎尕那就隐藏在那里召唤着我们。

两侧光怪陆离的山岩,褶皱、断层岩体密布,不禁让人想到山神涅甘达哇的传说。一路颠簸,翻过两座垭口,道路逐渐平坦。这条向北的小路依旧是非铺装路,沿着悬崖蜿蜒向北。被誉为“洛克小路”的412县道似乎依然停留在数十年前,约瑟夫·洛克的时代。

1925年6月至1927年3月,美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来到甘南,对这一汉藏交界地区进行了近两年的人文、地理、植物考察。从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的数十年间,到达中国西北部的外国探险队很多,但能到达甘南卓尼、迭部地区的,只有约瑟夫·洛克。当他来到一个叫扎尕那的地方时,惊叹不已:“这里的峡谷由千百条重重叠叠的山谷组成,这些横向的山谷像旺藏寺沟、麻牙沟、阿夏沟、多儿沟以及几条需要几天路程的山谷孕育着无人知晓的广袤森林,就像伊甸园一样。我平生从未见过如此绚丽的美丽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看到迭部的美景,就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

走进扎尕那山门,沿着“洛克小路”行进约10公里,转过山谷,一个世外桃源般的村子呈现在眼前。小村依山而建,天上白云飘摇,山间云雾缭绕,宛如仙境。成片的成熟青稞染黄了村庄,牦牛在草甸上悠闲地吃草,孩子们在村子里的小道上嬉戏奔跑,升起的炊烟开始在青山峡谷内徐徐铺开,夕阳照在山岚,将海拔4000多米的群山映出一片辉煌,这才是现实版的“东方小瑞士”风情啊!

惊呼,停车,拍照。

路边正在修建的观景台处于小村对面,一幅田园村落图尽收眼底,如流动的音符演绎着优美的韵律。太阳落山之前,抬头仰望着天,翻腾的云朵和我一起浮想联翩;雨后薄如禅羽的雾气,如轻歌曼舞的细纱,缭绕在山中林间,这是正好的人间天堂,仙境、炊烟,一切都是刚刚好,只要你愿意来,这里将是你最难以割舍的情怀。

这个地方让我震惊,广阔的森林就是一座植物学博物馆,它将会成为热爱大自然的人们和观光者的胜地。在当今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拥有这样一处村落,这样一条小路都是那般可贵。生活就是这般,如果只是大路畅通,也就缺失了一份探索与激情。

正在感叹间,两位在观景台休闲的村民看着我们,笑眼盈盈。

“老乡你好,这是扎尕那吗?这个村子就是东哇村吗?”

“这里是尕固村,是到扎尕那的第一个村子,你说的东哇村离这里还有7公里。”

其中一位敦朴黑实的村民叫才巴久,在村子里开了一家客栈。他说现在政策越来越好,村里设施越来越完善,乡里鼓励他们开客栈,给越来越多的游客带来方便,也给他们增加了收入。就是现在交通还不算好,不过这些都在规划了。修观景台、修路、改善居住条件,已经动了起来,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的面貌就要改变了。你们下次来,小车可以开到家门口。看着我们的“座驾”被黄泥糊得面目全非,才巴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这个已经美得一塌糊涂的地方,竟然还不是扎尕那?我们吃惊不小。那震撼和吸引了无数游人,仿佛就是神仙轻轻摁在甘南版图上的一幅翠得亮你的眼、美得摄你的心、神秘得令人幻想的“人间香巴拉”——扎尕那,该用怎样一番绝美的风景来清洗我们的双眼?

故事的背后总有故事,风景的前面总有风景,我们见过的没见过的,喜欢的不喜欢的,它一直都在。带给每一位探寻者不同的感受,这是大自然给我们最好的慰藉。

还有七公里,扎尕那就在那里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