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螺纹钢价格这么高,如果不打掉地条钢企业的话,他们现在盈利是非常好的。”在近日召开的第四届宝钢汽车板EVI论坛结束后,宝钢股份党委书记、董事长戴志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

戴志浩谈论的是2016年启动的中国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给中国钢铁业带来的影响。经历了2015年的“冰冻期”和“高杠杆”,可以从某种角度说明中国钢铁行业生存的艰难。2016年,中钢协会员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统计为69.6%,高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水平13.8个百分点。在此前的16年时间里,平均资产负债率从48.92%上升到69.60%。

“实际数字可能更高,再继续3年,有可能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就是近万亿资产会形成不良资产。”戴志浩说,“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进行钢铁供给侧改革,全行业还是按照2015年那样发展,继续劣币驱逐良币,那么到今天是什么场景?”

供给侧改革对钢铁行业的影响最直观的莫过于钢价回升。2015年年底,西本钢材指数跌到近1900元/吨,创近年来最低点。1年之后,该指数回升至3500元/吨左右。2017年底,则一度站上5000元/吨高点。2018年10月,西本钢材指数基本稳定在4800元/吨以上。

上市钢企的业绩也普遍“由雨转晴”。以全行业亏损的2015年来看,即使是宝钢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10.13亿元,同比下降82.51%。而2018年仅上半年,净利润即为100.09亿元。湖南省属国企华菱钢铁则是扭亏为盈的“典范”,2015年曾亏损近30亿元,一度筹划“钢铁换金融”资产重组,2017年7月则宣布终止,回归钢铁主业,当年盈利41.21亿元,2018年上半年获净利润34.39亿元。

经历近3年的行业供给侧改革,再结合当下不确定的宏观经济和国际贸易环境,戴志浩表示,“供给侧改革实际上为我们争取了3年时间,为接下来的紧日子做了一些准备。”

1996年,中国粗钢产量突破1亿吨,跃居世界第一。中国钢铁产量占全球半壁江山已持续超过20年。2015年,中国粗钢产量下降至8.4亿吨,比上年减少1917.98万吨,同比下降2.33%,这是自1981年以来中国粗钢产量首次下降。

但这个25年一遇的下降并没有缓解供大于求的矛盾,粗钢表观消费量全年同比下降5.44%,这一速度让产量的减少望尘莫及。

当年中国钢材出口量也依然飙升至1.12亿吨,刷新历史最高纪录。这一出口量超过了日本2015年全年的粗钢产量,是美国的1.4倍,德国的2.6倍。大量涌向国际市场的中国钢材也让中国面临更多的国际贸易摩擦和指责。

戴志浩表示,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供给侧改革核心是三件事,即严控新增产能、打击地条钢、环保出清。

“在过去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经济腾飞的大背景下,需求一直不是问题,中国钢铁行业一直是供给侧的问题,供给侧不受控制地野蛮式增长。供给侧改革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雷霆手段控制了新增产能,抓住了这个牛鼻子。”

“至于地条钢和环保,这两个牛鼻子抓住了就基本解决了行业多年来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戴志浩提到,“像宝钢股份等企业实际上环保投入很大,但很多小的钢厂环保做得都不太到位,有些大的钢厂环保也做不到位,即使盈利很多仍不投入环保,这样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自2016年以来,江苏、河北等地率先开展打击地条钢整治行动,随后整治行动范围扩大到全国,截至2017年4月底,全国各省区清理出“地条钢”企业共500多家,涉产能1.19亿吨。

2016年初,国家发改委提出在“十三五”期间共计划压减1—1.5亿吨粗钢产能。不包括“地条钢”,2016年全国实际压减了粗钢产能6500万吨以上,2017年压减了粗钢产能5500万吨以上,两年累计压减1.2亿吨以上,两年完成了上限目标任务的80%以上。2018年计划压减粗钢产能3000万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