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60年砥砺前行,60年春华秋实。60年来,几代酒钢人风雨同舟,前赴后继,顽强拼搏,改革创新,经历了起步创业、徘徊求进、配套建设和快速发展的不同历史阶段。60年前,酒钢的建设者们响应国家的号召,支援酒钢建设,他们的名字就是故事,他们的故事就是历史。经历风风雨雨的老前辈们,用他们的精神深深影响着新一代酒钢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温故过去,才能烛照未来。即日起,本报二版推出《忆建厂往事、品钢铁人生》栏目,聆听老一辈酒钢建设者的感人故事,品味他们的钢铁人生。

赵北克历史档案

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晋察冀边区灵邱县县长、第十七专署副专员。

1945年抗战胜利后赴东北,先后在嫩江省任嫩南行政公署秘书长、省第四专署专员、省政府民政厅厅长和财政厅厅长。

1952年4月,从本溪市委常委、本钢副经理任上调到鞍钢,出任基建副经理。

1958年3月,率领鞍建3万余人奔赴酒泉,任酒钢首任经理,后曾任国家建委副主任。

1955年2月27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召开的最高国务会议上说,全国六大区都应有钢铁基地,目前只有西北还没有,使我难以安枕。我盼望老李(地质部长李四光)、长工(地质副部长何长工)和同志们能在两三年内给我一个好消息!

3年的时限将到,毛泽东等待的好消息传来了。1958年1月,冶金部确定了酒钢大型钢铁基地的厂址和规模;2月初下达决定,由鞍建公司经理赵北克亲自率领约剩3万人的基建队伍整建制调往嘉峪关,同时从鞍钢抽调2000多名技术骨干和技术工人,建设酒泉钢铁基地。3月7日,接到冶金部决定后,赵北克带领老干部郑康、李英奎等9人小组先行出发,第一批进入戈壁边关。5月,设在酒泉和北京的两个筹备处先后成立,李英奎和郑康分任主任。当月,第一副经理温良贤、党委副书记慕光三、总工程师程世通、技术处处长乔石和机械化公司经理何英等9位领导干部组成的工作组赴酒泉,具体安排大批人马进驻建设工地。

温良贤等一行人进驻酒泉盆地时,从地质队驻地商借了6栋平房,作为酒钢机关临时办公用房,后称“酒钢大院”。到年底,鞍建公司的人马全部到达,解决住处已成为燃眉之急,但丝毫没有影响建设者们的热情。1958年12月15日,高炉、焦炉、矿山、铁路、热电站、水源地、机总厂等7大工程举行全面开工典礼。冰雪晶莹的祁连山前,古关城外的戈壁滩上,到处红旗招展,锣鼓喧天。“让祁连山低头,让北大河让路!”“让镜铁山献宝,让戈壁滩变天堂!”“以空前速度建成酒钢,在冶金建设中创造奇迹!”等铺天盖地的大幅标语,展现出了建设者的豪情壮志。

正当中年的赵北克,率队从东北开赴西北,可谓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决心用4年时间在这里建设一座年产400万吨钢的钢铁联合企业,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建设速度。跟随赵北克一路走过来的老鞍钢人,也都非常了解他们的这位冲锋在前、退却在后的统帅。当年,他一声令下,大家来到大西北,都觉得跟他走不会错。可是,风云莫测,世事难料。伴随着基建战场在戈壁荒滩迅速摆开,日趋紧缩的经济形势也初露端倪,计划投资开始压缩,直至最终工程全部下马。

“酒钢一年以后一定要继续建设;队伍一定要回来;酒钢建制一定不能变。”

在宣布疏散的动员大会上,面对围拢在身边的这些与自己朝夕相处的老鞍钢人,善于打大仗、打硬仗的赵北克,仍然信心未泯,坚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还会带着队伍杀回来,打上一场漂亮仗。因此,在疏散动员大会上,他几乎是对着大地在呼叫,几乎是对着天空在呐喊,发自心底的“三个一定”振聋发聩,在会场的内外、在人们的心中,久久回荡。

疏散动员会后,赵北克还是没有离开,人们都看得出来他舍不得走。一直在酒钢把留守的班子、留守的职工都安排好了,他随后又去了新疆石河子、西安等地,看望外借到那里的部分职工,并亲自返回鞍山,以安排好部分职工回鞍钢。一切都料理妥当之后,他充满着依恋,“一事三蹙额,一步三回头”,走出了戈壁。

赵北克走了,无奈地去了武钢;第一副经理温良贤也走了,带着部分基建队伍去了黑龙江;基建大军暂时散了,分头去了江西、陕西、河南、辽宁……一支56000人的队伍剩下了不到1300人留守,樊天佑(曾任鞍钢基建系统秘书长)和刘洁泉(曾任鞍钢房产管理处副处长)留了下来守摊子。

命运也时常会捉弄人。就在他们都离开了酒泉的两年后,1964年夏,中央在北戴河召开会议,赵北克参加了这次会议。毛泽东在这次会议上郑重地提出了西南、西北大三线钢铁建设问题,指出:“酒泉、攀枝花钢铁厂还是要搞,不搞,我总是不放心,打起仗来怎么办?”听到毛泽东的讲话,赵北克非常后悔,悔就悔在酒钢下马早了一点儿。冶金部副部长夏耘私下和他议论,也认为如果再拖一拖,酒钢可能不下马了。

在武钢,当听到有部分老工人给他捎信说:“我们做梦都梦见赵经理带领我们回酒钢了。”他感动得热泪盈眶,不能自持。1988年,他以古稀之年第3次来到酒钢,动情地对采访的记者说:“我虽然在酒钢只工作了4年,但我的命运和酒钢连在一起了,我的心始终留在嘉峪关。”

2001年4月25日,酒钢第一任经理赵北克(后曾任国家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在北京逝世。临终前,他对前来探望的原酒钢党委书记韩显沛叮嘱道:“我走后,不要惊动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