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玉兰花开了,引得过往行人纷纷驻足欣赏;天真的孩子在树下玩闹嬉戏,一阵阵银铃般的笑声似乎要把树上的花儿震落;细心的人们走在树下,禁不住停下脚步,尽情地吮吸着阵阵花香……

  玉兰花儿其实很普通:白色、细长的花瓣,淡青的花蕊,娇小得如同人的拇指大小,在百花之中,着实不起眼。但就是这么一朵朵娇小的身体里,散发淡淡的、幽幽的花香,沁人心脾,勾人魂魄。

  玉兰树下,学校操场上,毕业班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笑盈盈地照着毕业照,尽量给母校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听着他们兴奋的谈笑,看着他们因为激动而涨红的脸,站在玉兰树下,嗅着阵阵花香,我不禁想起张老师……

  张老师是我上小学三年级的语文教师。她,高高的个子,一头大波浪,拥有东北人的热情和开朗,一口标准流利、字正腔圆的普通话首先深深地吸引了我,在那个没有广播、没有电视的年代,刚转学到县城的我从张老师的课堂上,知道了翘舌音、轻声,还知道儿化音的妙用。

  张老师带我们领略着普通话字正腔圆的发音,铿锵有力的语调,她既能热情洋溢地即兴演讲,也能娓娓地叙述……在那段时光里,我好似一块干涸的海绵,幸福地徜徉在知识的海洋。

  一个学期结束后,张老师的爱人要从部队转业回家乡,她也要随着回去了。记得前一天放学时,她说今晚电影是《哪吒闹海》,建议我们去看,她念“né zha”,我们却念“nǎ zha”,几张小嘴跟老师争得面红耳赤,最后张老师笑吟吟地对我们说:“去查查字典吧!”我当场问了“哑巴老师”——字典,才发现是自己弄错了。从此之后,每每遇到读音模糊的字,总得慎重地查阅工具书,才敢说出答案,生怕误人子弟,至今细细想来,从心底里越发敬佩、尊重张老师了。

  我站在讲台上也有25年光景,陆续送走六届毕业生。在每一次成为一年级语文老师时,我总是秉承张老师的理念,踏踏实实地教书、认认真真地做事,并且针对不同民族学生的发音特点,因材施教。对壮族学生,提醒他们读吐气音时尽量张嘴吐气,并多次示范,用手放在嘴前感知,充分调动嘴、手、脑等,突破他们的发音难点,从而解决他们的发音缺陷。一些汉族学生存在“n l”不分的情况,常常会把“牛奶”念成“留lai”,所以我常常提醒他们,在发n音时,注意用舌尖用力地抵住上齿龈,才清晰发音。掌握了这些要领,孩子们就能正确发音了。

  如今,干净的学校操场上,玉兰花下,我在一个个清晨时光,带领孩子们书声琅琅,也在一个个傍晚与他们挥手告别……玉兰花呀,可否借你的一缕幽香,送给张老师诚挚的问候和衷心的祝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