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代青花瓷已经数度在“国家名片”——新中国邮票上盛开,以至集邮报刊不时出现青花瓷器起源于元代的说法。《中国集邮报》总第9期曾登载一篇邮文《青花何以秀瓷苑》,该文说:“青花瓷始创于元代”。事隔十多年后,《集邮博览》2008年增刊《三色江西》刊出一文《景德镇瓷器——淘不尽的邮票选题》,又称:“元代……创造了……青花”。最近出版的一本介绍江西的邮书也坚持这种观点。《景德镇日报》亦刊发过主张“青花瓷始创于元代”的文章。青花瓷果真是在元代诞生的吗?其实并非如此。

1975年,南京博物院研究人员在发掘扬州唐城遗址时,在江苏农学院工地晚唐地层中,发现了一块用蓝料绘有几何形图案纹样的枕片,推测是“唐青花”。1983年秋冬之际又在同一遗址出土20多块青花碗、盘残片,后来,在1985年、1995年、2000年、2002年又相继发现了唐青花。对唐青花研究造诣颇深的扬州考古专家朱戢认为,唐青花处于青花瓷的滥觞期,从扬州出土的青花瓷片来看,其青料发色浓艳,带结晶斑,为低锰低铁含铜钴料,应是从中西亚地区进口的青料。

扬州1975年出土唐青花的推测,还得到了中国最权威的陶瓷史专家的确认。中国著名古陶瓷专家、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冯先铭,曾专程南下扬州,对扬州唐城遗址发掘出土的瓷器残片认真观察,他认为这块残片属于唐代青花无疑。从残片的造型、胎质、釉料与制作工艺等特征判断,应为河南巩县窑的产品。冯先生在其主编、文物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中国陶瓷史》中论述道:青花瓷起源于唐朝。从理论上来说,青花瓷所需要的2个基本工艺要素——釉下彩绘和运用钴料(即青花颜料),在唐代均已出现,并得到了学术界公认。所以唐时创制青花完全有可能;从事实上来说,考古学家已经发现了唐代青花实物。1975年在江苏省扬州唐城遗址发掘出一件瓷枕的残片。“枕面釉下蓝彩绘菱形轮廓线,菱形四角各绘一圆形略为花朵状纹,菱形线内绘一小菱形轮廓线,空间绘不规则的叶形纹饰。枕面蓝色清晰,经测试为钴矿。”此外,香港冯平山博物馆还收藏一件唐白釉(釉下)蓝彩三足缶,该器肩部用(釉下)蓝彩绘等距四条横线,横线之间各有一蓝点,器口也有四个蓝彩点,与肩部四点垂直相对。据说此器1948年出土于河南洛阳。在国外,丹麦哥本哈根博物馆也收藏一只唐青花鱼藻纹罐。当然,比起元代成熟的青花瓷,唐代青花瓷还比较粗糙。而且唐青花完整器也很少,据资料显示,目前国内外博物馆、学术团体所收藏的不足10件。

近年,考古工作者又对青花初放于唐代的说法找到了更多的直接证据,这更进一步地驳斥了唐青花考证不足论。从2005年开始,文物考古人员在河南巩义黄冶唐三彩窑址的抢救性发掘中,发现了唐朝青花瓷片。有专家分析,这里可能是唐代青花瓷的发源地,也是扬州唐城遗址出土的唐青花的生产地。这也印证了当初冯先铭的推断。2007年底,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张松林披露:在该市上街区(西距巩义黄冶唐三彩遗址仅19公里)发掘的一批晋、唐古墓中,出土了2件非常罕见的高达40厘米的唐代青花塔形罐。2罐造型一致,均由盖、罐、底座3部分组成;但纹饰各异,一罐器身饰万字符号,另一罐器身绘牡丹和古代“曲棍球”图案,用笔简洁,形象生动。而“曲棍球”图或许就是唐代十分流行的“步打球”的写真。故宫博物院瓷器鉴定专家耿宝昌、王莉英闻讯专程赶到郑州,对2件青花罐进行认真鉴定,一致认为它们是国宝级文物,弥补了我国长期以来在考古发掘中未发现完整唐青花的缺憾。

综上所述,青花初放于唐代的结论是基于不可辩驳的事实之上的,青花元代创始说实难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