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时,考功司官员卢承庆以一向秉公执法考察百官,从不徇私舞弊而著名。但是,有一年他初次考察一位粮运官时,发现此人曾发生过粮船沉没的重大事故,于是按照考课标准,认定是这位粮运官办理粗疏,便依三等九级制评为“中下”,降禄使用。卢承庆将结果通知粮运官本人,并让他自己发表意见,然后在考绩簿上签字。这位官员既没有提出任何反驳意见,也没有丝毫恐慌的表情,而是非常从容地立刻在考绩簿上签了字。时过不久,卢承庆又仔细复查了事故的起因,从而发现沉船并非个人的能力所为,于是改评为“中中”。他又将这一结果通知了本人,这位官员依然没有什么谦让客套的表示,也无指责激动的神色。卢承庆对他遇事如此冷静沉着的行为非常敬佩,称赞他“宠辱不惊,人才难得。”后来经考功司批准,又将其考评等级定为“中上”。(据《新唐书·卢承庆列传》)

诚然,这位粮运官在接受考功司官员初考后,知道事实有出入却一言不发,如此逆来顺受、默默承受因事实有误而作出之决定的做法是不足取的,而应如实向上级考察人员解释说明事实真相,以便于他们作出正确的判断和决定。但他严以律己,宠辱不惊,认真接受国家考核的精神,却是难能可贵的。现在,为了掌握各级党组织和领导班子成员的履职情况,民主考评各级领导干部已经走向制度化,被考评者应该如何对待上级组织的考察和群众的评议,重温一下这个历史故事,或许会有所启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