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 之

在陶瓷企业工作了一辈子,2010年,我退休了。其实还真担心,从繁忙的工作到突然赋闲在家,能适应么?

还好,很快,我结识了几位“陶朋瓷友”。

所谓“结识”,其实早就认识。退休前都在景德镇不同的陶瓷企业工作,且都从事过宣传工作,除我逊色以外,他们的文字功夫都甚为了得。只不过在职时各有各的工作,大家交流不多。现在都退休了,相同的经历,共同的爱好,或许还有存于心底里的一股使命感,让我们自然而然形成了一个松散的团体,大家都冀望用自己手中的笔,给子孙后代留下一段相对真实准确的历史。

我们都经历了景德镇国有陶瓷企业崛起、鼎盛乃至衰落、解体的过程,深刻感受到这一段历史的波澜壮阔。景德镇国有陶瓷60年,创造了瓷都历史的许多非凡记录。至20世纪90年代,景德镇瓷业已具现代规模,实现了陶瓷产业跨越式发展。国有陶瓷企业时代,是瓷都历史的巅峰时期之一。如此辉煌的成就,理应名垂青史。

任何一段历史,总难免留下一些未解之谜。我们接触到一些陶瓷历史专著,也会发现一些误记。为此,我们经常对历史问题进行切磋、争辩。例如,为什么把景德镇陶瓷泛称为“十大瓷厂”?解放初期景德镇到底有几个私私联营瓷厂,有几个合作社?景德镇第一座煤窑始于何时?等等。我们还经常学习有关景德镇陶瓷现代史书籍资料,对其中的一些误记史实进行研讨。我们在争论中获取了事实的真相,我们为每一个史实的正本清源而感到快乐和欣慰。

我们还参与了一些景德镇陶瓷书籍、资料的编撰。在景德镇陶瓷十大瓷厂博物馆的主持下,我们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编写了《景德镇国窑60年》一书,第一次全面系统地介绍了景德镇陶瓷国有企业60年的历史。我们还应景德镇市委党校的邀请,编写了《景德镇陶瓷300问》小册子,为党校向各地来宾宣传景德镇陶瓷文化提供了资料。

我们都是景德镇陶瓷历史研究会的成员,是《景德镇日报》“瓷苑”专版的长期投稿人,是《景德镇陶瓷》《皇窑瓷典》《中国瓷都》等刊物之特约撰稿人。在这些平台上,我们畅谈当年“十大瓷厂”火热而峥嵘的生产场景,分析和评论景德镇陶瓷过去和现在的得失成败。除集中活动外,我们各自分别受邀参加了一些单位的日常工作。我们有人参加了市地方志的《中国瓷都景德镇瓷业志》的编撰工作,对景德镇陶瓷1949—1984年的历史第一次作了全面总结;有的主持了“陶瓷人口述历史”的工作,挖掘整理了许多鲜为人知的陶瓷往事;有的把陶瓷元素引进“双创双修”领域,在城市建设中发挥陶瓷优势;有的策划筹备了不少国际陶瓷展,继续着“让景德镇走向世界”的征程;还有人以“十大瓷厂研究会”为平台,延续了为景德镇陶瓷鼓与呼的终身使命。我本人则参加了由陶瓷大学主编的《江西省志·景德镇陶瓷文化志》编撰工作,为系统总结景德镇陶瓷文化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我们非常清楚,国有陶瓷取得的成绩,均来自于计划经济时代。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全面兴起后,国有陶瓷体制的脆弱性全部显露出来,最终只能退出历史舞台。这里面的历史教训是什么?这也是我们在思索探讨的问题。在《景德镇国窑60年》这本书里,我们通过回顾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剖析其历史局限性。也许有些是肤浅、不成熟的观点,但前车之鉴,兴许能给后人留下一些启迪。

就这样,我们几位“退休老倌”继续畅游在景德镇国有陶瓷历史长河中,享受着“老有所乐”的优哉游哉。有这些“陶朋瓷友”,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