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上了一定年纪的景德镇人之外,“曹家岭”“金鸡山”这些地名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也许会感到陌生,然而在金鸡山,这个被人淡忘的地方,却有着美丽动人的故事。

朱金保,1940年出生,江西丰城人。瓷雕老艺人,曾任雕塑瓷厂副厂长。他为我们讲述了金鸡山变雕塑瓷厂的故事。他说:“我的父亲在解放前就搞雕塑,曾租赁龙缸弄(老罗汉肚)曾龙升家一间廒间做坯。那时候,行业自治管理很厉害,做狗的不能做猫,做观音的不能做三星,做马的不能做鹿。谁要犯规,行会就会出面干预,大家也很自觉,不会相互‘撑行’。解放后,我15岁时进雕塑组(相当于工艺社下面一个车间,也称文教家属组),跟随父亲朱贵发学雕塑手艺。我亲身经历了雕塑瓷厂组建及其创业过程。”

雕塑瓷厂的来历最早能追溯到1954年,那时,国家号召鼓励民间瓷雕艺人组织起来开展生产自救,成立合作社。当时的环境下,并不像现在这样把雕塑瓷看为艺术品,做雕塑的和做其他瓷器的一样,完全是为了谋生。雕塑瓷厂主要来源于五个方面:

一是1954年组成的劳工合作一组,生产地址在老罗汉肚(龙缸弄)曾龙升家中,由民间瓷雕艺人组成。领头人有刘祖燃、聂藻喜、黄生根等;二是1954年组成的劳工合作二组,生产地址在现军分区对面的山坡上,由民间瓷雕艺人组成,领头人为邱乌江等;三是职工家属组,生产地址在新罗汉肚四号,主要由瓷雕艺人家属组成,领头人为邬海英等;四是文教家属组,地点在现合资宾馆主楼右侧,主要由文教系统的家属组成,领头人为陶莹、蒋光华、王小凡等;五是1956年组成的市美术合作社,由未参加以上合作社的瓷雕艺人及从业人员组成。

1956年初,劳工合作一组和二组合并成立市工艺合作社;同时,职工家属组和文教家属组合并成立雕塑合作社。1956年八九月间,市工艺合作社、雕塑合作社、市美术合作社合并成立市工艺美术瓷厂,有社员233人,其中包括曾龙升一家人(其本人在陶研所除外),儿子曾山东、儿媳夏金香、妻子付友金,还有刘祖燃、何水根、蔡敬标、张新喜、黄生根、朱新保以及朱金保一家。成立之初,由于没有集中的厂房,只是组织形式上的合并,生产仍在原址进行。

1956年下半年,为了发扬光大景德镇的传统工艺美术瓷,景德镇市委、市政府决定在市东郊工业区新建规模较大的工艺美术瓷厂,并争取到了40万元的国家拨款。经过充分认证,最终选址在曹家岭以东偏北的金鸡山。当年的金鸡山乱石嶙峋、野草丛生,野鸡、野兔、狼狐獐麂时常出没。民间传说早年在此山坳之中,曾有人挖到过黄金对鸡,一夜暴富,金鸡山由此得名。

经过半年多的时间,一个比较“现代”的工厂出现在金鸡山上。最好的也就是砖木结构的生产车间,其他诸如仓库、保育院、集体食堂、集体宿舍都比较简陋。

1957年初,金鸡山新厂基本完工,要把分散在老市区的生产集中在这里。当时很多工人不愿意搬,有点阻力,因为当时的曹家岭金鸡山就是乡下,路不好走,上下班全靠步行,来回一趟要三个小时。为此,市手工业生产合作社联社在市第七小学组织全体社员500余人召开动员大会。联社书记徐希圣作动员报告,同时通过多种途径做思想工作,大家就同意搬迁了。1957年4月17日,市工艺美术瓷厂喜迁新址。

刚搬来时,遇到了很多困难。首先碰到的是交通不便,工人上下班靠步行,路途遥远。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专门建了两栋干打垒的集体宿舍,竹片搭起来的,每间安排8人居住。这样的宿舍非常简陋,很不安全,只要刮稍大的风,感觉整栋屋子都在摇摆。而且也容纳不下所有的工人。一些工人下班后依然要回到市里,有时下班后,晚上接着开会,开完会,即使很晚还要步行回家,第二天很早又要步行来上班。其次是缺水缺电,为了解决水源困难,当时挖了一口井,所有的生产生活用水全靠这口井。大量的劳力消耗在打水挑水上。为了克服无电的困难,工人们尽量利用白天时间抓紧生产。有时晚上加班,需要点煤油灯。当时打煤油要到太白园昌江大桥那里,打煤油这些杂事一般都叫徒弟崽做,打一次煤油来回步行要三个多小时。

刚开始,主要还是生产传统产品如罗汉、三星、观音、关公、八马、狮子等,以手工为主,产量不是很大,烧成上只建了一座柴窑,就能满足成型需要。生产形式上以两大块为主,一是成型、二是彩绘,另还有原料组、烧炼组、装坯组、红炉组、选瓷组、模型组,创作人员划归模型组管理。1957年迁入新址后,职工扩大至580人,当年产值88.5万元,产量9662担,劳动生产率1525元/人,年平均工资557元。1965年,市工艺美术瓷厂更名为景德镇雕塑瓷厂。

《天女散花》《滴水观音》《哈哈罗汉》《五子罗汉》《水浒108将》及大量的文革瓷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雕塑瓷厂一度成为国内乃至世界规模最大的工艺美术瓷生产厂家。金鸡山的美丽动人传说成为了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