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叶茜 陈玉霞 罗雯心

长江,素有“黄金水道”的美誉,是中国经济重心所在、活力所在,是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发动机。

昨(19)日,“培育新动能·创享新价值”——2018长江经济带产业金融高端对话在长江首城宜宾展开。来自全国金融界、学术界、投资界的权威专家,以及长江沿线代表城市的领导嘉宾齐聚一堂,聊趋势、话发展、谱未来、谈对策,共话长江经济带发展。

长江经济带产业金融发展趋势如何?发展相对较弱的区域如何迎头赶上?成长型企业如何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参会嘉宾给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卢中原(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

金融业追求的是安全、流动与收益,政府应该为企业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提供开放的市场,这样企业自然而然就会到这里来。以深圳为例,之所以所有的企业都愿意到深圳发展,就是因为深圳提供了优良的外部环境。

宜宾历史悠久,文化积淀厚重,令人印象深刻。进入新时期,希望宜宾在长江经济带发展中落实好“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要求,做好区域发展规划、产业规划、城市规划以及土地利用规划等,抓好招商引资,推动项目落地。同时,抢抓改革开放发展机遇,完善产权制度,作好新表率、作出新突破,加快建成全省经济副中心。

张维迎(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原院长):

从前,我们过分强调区位优势、资源优势等,但从长远来看,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每个地区的发展规划最终是要落实到人的身上。实体经济是产业金融发展的基础,建议应该先发展好实体经济,产业金融业自然会迎头赶上。

数据表明,市场化指数越高的地区,每万人专利授予率越高,这也侧面反映出该地的创新程度越高。任何一个社会的发展都是靠不断的创新去推动的,未来的增长同样依赖于创新。西方如此,中国如此,长江经济带也是如此。

张大帆(深圳华侨城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华侨城西部集团总经理):

华侨城集团作为央企,以多元化产业助推城市发展,坚定不移地参与长江经济带的产业发展。新时期,华侨城集团确定了“文化+旅游+城镇化”与“旅游+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发展模式,金融作为现代经济体系运转的重要一环,在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发展等方面凸显出强大的功能和作用。

未来五年,华侨城集团将加快项目建设,发挥自身金融产业聚集及运营优势,不忘初心,携手宜宾,共同推进长江经济带大发展。

罗来军(中国人民大学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

长江经济带产业金融发展的现状就是三个字——不平衡,主要表现在东部地区经济基础好,其产业金融发展状况好,西部地区则较为薄弱。同时,这一现状也说明未来长江经济带产业金融发展的空间和潜力巨大。因为越是缺乏的地区,越是需要建设。

长江经济带是一条龙,如果说上海是龙头,那么宜宾就是龙尾,龙尾对于整条龙来讲主要起到决定方向的作用,这是非常重要的。

长江经济带是一盘棋,个别地区的发达不代表整体的发达。宜宾是西部的重要城市和重要节点,只有宜宾的产业金融发展达到了足够高的水平,才能实现整个长江经济带的高质量发展。

邹青春(邮储银行四川省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

对于产业金融现状我有两个观点:一是需求旺盛,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升级、节能环保等都需要大量资金,就宜宾来说,重大项目较多,融资需求较大,这对金融机构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二是供给为主,体现在国家的监控政策和制度的调整。

宜宾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时期,只有政府部门、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相互配合,互相支持,群策群力,创新发展理念,才能促进宜宾产业经济的跨越式发展,加快建成全省经济副中心。

张泉灵(紫牛基金合伙人、原央视著名主持人):

新技术带来新的基础设施,当前智慧城市在起步,对于西部地区来说,人才、资金都不具备优势,优势就是市场。我认为可以根据自身需求多举办类似“城市黑客马拉松”这样的创业比赛;新平台形成新的基础设施,把传统行业搭载在互联网上,让成本变得更低,提高自身竞争力,在新基础设施里找到合作者——打开组织边界,跟用户建立起更加紧密的关系,让用户去为你传递好名声,这样就有了更多的竞争力和可能性。

成长型企业融资的寒冬已经到来,现在的融资环境比以往更加艰难。寒冬也是猎手出没的时间,只要企业具备核心竞争力,任何时候都不用担心融不到资。但有一种情况是,你在某些方面是有优势的,但是别人没有看到,这个时候企业就应该拿出实力来,让投资者认识你。

孔祥杰(华侨城西部集团副总经理):

华侨城集团致力于打造“全牌照金融”构建平台、“文化金融”创新平台和“战略新兴产业”投资平台,构建证券、银行、保险、信托等金融体系。

华侨城集团以“围绕产业链构建创新链,围绕创新链组织人才链与配置资金链”为发展理念,依托产业生态资源及开放的社会资源,设立华侨城创投平台,深度参与产业对接,为创业项目提供市场、投资、媒体、空间、供应链、定制生产、创新技术等一站式孵化服务,为成长型企业解决发展资金问题,帮助企业快速成长。

肖必双(渣打银行成都分行副行长):

从外资从业者角度来看,长江经济带发展呈现出了对外开放在提速这一特点,尤其表现在打造内陆开放高地方面,而且长江沿线城市也出现了联动效应,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态势。

渣打银行在长江经济带发展和南向通道的目标市场中都有布局,优势突出,本地化战略实施比较成功,有着深耕本地的经验,在支持中小企业融资以及实体经济方面成效显著。

从宜宾的发展战略来看,未来将会有更多外向型贸易投资需求,我们可以提供信息服务,同时发挥金融优势,助力宜宾经济发展。

刘彦辰(康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

在对成长型企业的扶持过程中,我们初步建立起了辐射全球的创新网络,已经打造完成覆盖项目成长全生命周期的私募基金体系,以战略投资的眼光进行产业投资,对拟投项目进行研产供销全产业链赋能。在宜宾,我们将会针对智能终端产业,培育创新孵化等业务,增强产业的集聚效应,助推宜宾的产业升级。

朴俊红(云月资本董事总经理):

企业在融资之前应该考虑一个问题,融资究竟是解决生存问题还是发展问题?我认为答案一定是后者,即使企业确实遇到了生存的问题,能成功融资也是因为这个企业有发展的支柱。

那么,成长型企业在面临资本寒冬的时候如何融资?作为一家资本机构的从业者,我主要关注三点:一是看企业灵魂人物对趋势的把握能力,有没有足够的敏锐度;二是价值势能上是否有突出的势差,需要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三是投资机构在效益上是否追求极致。

何明寿(四川朵唯智能云谷有限公司董事长):

2008年朵唯品牌创立时,刚好面临全球经济金融环境非常不好的时候,对中国经济也造成了很大影响。从当时的行业环境来说,国内手机的市场份额不到30%,几乎是“洋品牌”统治国内手机市场。当时我就在想,既然冰箱、洗衣机等行业可以创造好的国内品牌,日渐成为人们生活必需品的手机也可以创造出好的国内品牌,所以,在行业环境不好的时候,我们更要敢于创新,深入分析行业趋势,在细分市场中突围而出。

陈岗(宜宾川红茶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川红集团对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深有体会。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企业家在经济下行的过程中,转变势在必行。作为一个民营企业,你自己首先要了解你在资源、人力等各方面的成本,不要把银行的钱“短贷长用”;其次,不要去碰你不熟悉的行业,我身边有民营企业,就把银行的钱拿去投资一些固定资产,而固定资产短期内是很难看到效益的;最后,就是要通过创新等方式,提高企业自身的吸引力。

蒋伟(宜宾和美幸福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我们应该采用合理的融资方式,或者是几种融资方式的组合,让企业更加健康、更加快速成长的同时,也能够为宜宾产业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胡鹏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