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秦莉萍

宜宾城位于金沙江、岷江汇合后长江正流开始的三江口,从公元前182年至公元1114年(西汉高后六年至北宋政和四年)称僰道城,从公元1114年至今,称宜宾城,至2018年已有2200年的确切历史,她是镶嵌在长江上游,祖国西南川滇黔结合部的一颗璀璨明珠。

三江奔流不止,历史纵横交错,2200载城市文明积淀,这座建于西汉初期的古城,作为“西南半壁”的政治中心和军事重镇,在饱经风雨沧桑,战火洗礼后,依旧傲然屹立。

明代古城墙、东山白塔和七星山黑塔、挂有象征宜宾历史文化地位的“西南半壁”匾额的大观楼,一大批反映城市文化沉淀建筑标志,与现代建筑文明相结合,诉说着宜宾历史的灿烂与辉煌,见证着长江上游区域中心城市的崛起。

僰道建城与旧州坝的繁荣

岷江猛浪苦奔,金江急湍似箭,两江于此汇合称长江。

西汉高后年间(前187-前180年),出于“臣服南中”,巩固和加强对蜀南边陲地区统治的政治需要,在“僰道”开设僰道县,于高后六年(前182年)在今宜宾三江口修筑了僰道城。

初建时城的规模不大。大体以今宜宾老城区的光复街、走马街为主而建,主要在今城区西南一隅,面积约0.5平方公里。经东汉向西北扩展,但其范围也没有超过今刘臣街与北大街口、中山街与民主路转角口、东街与南街转角口一线。

西晋末年,成汉战乱导致僰道空废,僚入蜀,空废已久的僰道城尽为僚人占据,直至南朝梁武帝大同十年(544年),讨平“夷僚”,在僰道城设立戎州,荒废的僰道城才迎来了恢复和重建的机会,这也是宜宾史称戎州的来历。

唐会昌二年(公元842年),土城被洪水淹没冲毁,戎州僰道城由三江口迁往岷江北岸旧州坝。

由于唐、宋政府的积极经营,至北宋晚期,旧州坝僰道城已是一座繁华城镇,城池面积已有0.32平方公里,城内商贸繁荣,民族团结,文化发展。在北宋政和四年(1114年)戎州改称叙州,僰道县改为宜宾县。

作为唐宋政府苦心经营的州治和县治所在地,叙州宜宾城分为外城的罗城和内城的子城两部分,各自有城墙,罗城在外护民,州治和县治衙署居于子城之内。

城内建筑除官衙外,还有“府学”“贡院”;城东建有“吊黄楼”、道观,“涪溪”一带有黄庭坚辟建的流杯池、荔红亭;城南有“南寺”、无等院,岷江边建有锁江亭,岷江上高悬拦江铁索;城西有西楼,还有高达30米的四方形十三级密檐式砖塔,即今人称的旧州塔;城北有味谏轩等客舍、餐馆以及类似北宋京城的歌楼、曲院之类设施。

南宋末,旧州坝宜宾城在宋元战争中毁于战火,叙州安抚使郭汉杰不得不弃而在登高山另建山城,并把州、县治所迁往以抵抗蒙军。

而今这座抗元山城遗址尚存,面积约0.18平方公里。现在登高山上,还有“营盘山”“城门口”“关口上”“县衙门”“城墙”等抗元遗迹可寻。

复治三江口的宜宾城

1275年,郭汉杰见大势已去,献登高山城向元军投降。不久,元军毁掉登高山城,将叙州宜宾县的治所由登高山城迁回三江口(今宜宾城老城区),规模在唐时土城基础上有所扩大。

明洪武六年(1373年),四川都指挥使司总兵李文忠下令叙州府修筑宜宾石城,将城池面积扩大到0.8平方公里。新筑的石城高二丈七尺,厚一丈八尺,周六里,计一千八十七丈(约长3623米),在翠屏区城东,至今尚存三段城墙遗址。

修筑为石城的宜宾城,成为明代川南和叙州府的政治、军事中心。城内除设有县署、府署外,还重建县学、府学,城区附近设有翠屏书院、三台书院、涪溪书院等。

这一时期,城内历史文化建筑空前增多。已有庙宇20余处,石坊15座,真武山半山建有望江楼,锁江石有吊黄楼,城中有“经书楼”等,东山白塔和七星山黑塔也是这一时期建成。

明代叙州宜宾城内可考街巷有东、南西、北大南、小北、外南、柳家等街及大、小碑巷等,已形成的“大十字”“小十字”,城中两条南北下条东西干道交会的井字形构架,奠定了清代和民国宜宾城的基础。

明末清初,宜宾城长期处于大规模战争之中,由于战乱、瘟疫、虎患,叙州宜宾城内人口残存不足10%,明代经270多年发展形成的城区繁荣之地完全转入荒凉,令人惊惧。

康熙二十年(1681年),叙州宜宾城启动重建,经过康熙、雍正两朝,至乾隆中期叙州宜宾城才迎来了重建最为集中的高潮时期。

康熙年间的建设局限在重建城门、城楼和对城墙的修补。从雍正后期至乾隆中期,宜宾城经过修复,更新城门门楼;明叙郡谯楼经两次重修,于乾隆乙酉(1765年)新建后,命名为大观楼,在西檐挂上象征宜宾历史文化地位的“西南半壁”匾额。

清代叙州府宜宾城的形制,因地制宜,依山傍水,东面临岷江,南面临金沙江,北面近山多坡,北高南低,东西长,南北短,城垣亦呈不规则的椭圆形状,城墙沿袭明制,墙基为条石,墙体上部为砖砌,内填夯土,墙垛为砖砌。随着社会稳定,经济快速发展,人口增长迅速,叙州府宜宾城突破了明代旧制规模,开始向西郊发展。

民国时全面抗战爆发后,向上江北和下江北扩展,那时仅三江口城区面积已达1.9平方公里,有街巷120余条,人口7.3万。

解放后的老城区改造和建设

解放后,人民政府开始了宜宾老城区的建设和改造工作。

1951年4月13日,政务院批准设立县级宜宾市,同年6月19日,县级中共宜宾市委、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县级宜宾市的设立,奠定了今天宜宾市老城区、南岸、江北(含上、下江北)三大组团的城市空间基础。

1952年,新建的长660多米、宽11米的人民路是解放后宜宾人值得自豪的一条大街。沿路的人民广场、人民文化宫、翠屏大厦、宜宾旅馆、县级宜宾市委市政府办公楼、人民广播站、人民公园等都是在这一时期新建而成。

1956年,宜宾进行了第一次城市建设规划,翠屏山建成植物园、培修武山庙群,拓宽东街、南街、北街小北街等,相继完成宜宾专署办公楼、宜宾邮电营业楼、宜宾百货大楼、新华书店。

1962年,宜宾城区的第一条混凝土街道——抗建路改造完成;1989年初竣工拓展为2米的中山街,成为宜宾老城区第一条现代化大街。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随着经济的迅速发展,旧城区一大批老旧房屋被拆除,主要街道临街面已建成6—24层的高楼,以10层者居多,底楼一律作商用门面,改造后的老城区高楼林立,豪华气派。

1990年竣工的叙府宾馆,楼高17层,采用全框架结构,仿古建筑家面,造型独特;1996年建成的新星百货大楼,楼高24层,是商用和住宅综合大楼;90年代后期动工兴建的楼高15层的农业银行综合大楼,全框架全现浇,外形平用半圆形,新颖别致。

同一时期,旧城区宜宾火车站至翠屏山脚、小南门北桥头、北街街心花园至刘臣街口的三面主要进出口通道,以及北街、仁和街、民生街、青年街36条街道得到了全面拓宽。

20世纪90年代后期,宜宾老城区东城、南城、西城、北城、西郊人口大幅增长,使得老城区住房人口密度过大,城市骨架逐步向西郊,南岸和江北拓展。

加快建成长江上游区域中心城市

改革开放为城市发展注入新的活力,宜宾城市建设突飞猛进的发展,城市构架和城市规模发生巨大变化。

1996年宜宾撤地设市到2006年,已经基本形成由三大片区14个组团组成的大城市基本构架,到2011年,中心城区面积已达到78.3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达到80万人,全市城镇化率达到39.15%,进入四川省6大城市行列。

2016年,市第五次党代会提出“加快建成更具竞争力影响力的区域中心大城市”。围绕这一目标,宜宾紧扣城市发展夯基础,城市理念不断完善,城市项目快速推进,区域中心城市建设呈现新面貌。

如今的三江口9座公路大桥、3座铁路大桥连接三江六岸,宜宾城原来由三江自然分隔的三个片区已经连为一体,全市中心城区建成区面积达119平方公里,人口119万人。

城市构架由三江主城率三江口旧城组团、南岸组团、赵场组团、盐坪组团;临港新区率白沙组团、志城组团、港东组团;岷江新区率旧州组团、空港组团、象鼻组团;叙州新区率天柏组团、城北组团和南岸组团;南溪新区率南溪组团、罗龙组团;李庄特色组团等构成的一城四区,三江多组团组合型带状城市布局结构。

随着临港经开区大学城、科创城的快速推进,四川理工学院宜宾校区、西华大学宜宾校区、电子科技大学研究生院宜宾分院交付使用,国际会展中心正式投入运行,莱茵春天、重庆百货等大型商业综合体入驻,皇冠假日酒店、城市名人酒店的投入使用,见证了宜宾城市功能的进一步完善。

依托“三江两岸”自然景观,展现山水园林城市特色,长度约192公里的长江生态综合治理项目,将千年长江文化、僰道文化融入时代,全面满足老百姓亲水、健身、休闲需要,提升宜宾城市品位。

三江奔流,时代潮涌。当前,这座美丽的历史文化名城和山水园林城市,正值城市建设的黄金发展期,围绕2021年建成“双两百”城市目标,坚持国际化高标准,宜宾正以超常规举措推动城市建设跨越式发展,加快建成长江上游区域中心城市。

(本文部分史料由中共宜宾市委党史研究室、宜宾市地方志办公室提供)

(本版图片由本报记者 曾朗 何川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