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接第一版)

清代乾嘉时期,随着经济的发展,具有近2000年历史的宜宾城,由长期以来形成的军事重镇,开始了向“商业都会”的华丽转身。“搬不完的昭通,填不满的叙府”成了此后宜宾城商贸繁荣的真实写照,宜宾城成为川、滇、黔结合部水、陆交通要道上最大的商业都会。

为发展川、滇、黔结合部的商业贸易,清政府对以宜宾城为中心,通向成都、重庆、云南、贵州的古代驿道展开了拓宽、整修,形成了与周边城市连接的主要陆路交通干线;金沙江、南广河、横江河几经疏浚,航运条件逐步改善,岷江、长江上白帆点点,号子声声,运输繁忙。

同治元年(1860年)6月,太平军石达开率部20余万由贵州仁怀入川,破长宁县城。

同年11月5日,石达开又率部入川,11月18日与清军在横江展开决战。

同年,李永和与清军战于八角寨(原宜宾县永川乡境),李败退犍为县龙孔场,旋覆。

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逐渐陷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深渊。面对列强的船坚炮利,宜宾人没有畏惧和退缩,他们为摆脱屈辱而抗争,为忧国忧民而奔走,为发展实业而探索。实业救国思潮激荡下的宜宾城市工商业,出现了许多新现象。

光绪十七年(1892年),杨惠泉在鲁家园杨家祠开办“大同书局”,首用铅活字印刷。

光绪二十一年(1896年),宜宾商会在城内学街抚州馆创建。为培养工商业人才,宜宾商界人士于1909年创办“宜宾商业学堂”。

实业救国的思潮也刺激了宜宾酿酒人,叙州府宜宾城传统的酿酒技术又一次升华,浓香型曲酒五粮液横空出世。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电影首次在宜宾放映。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同盟会在宜宾城组织起义,因被县团队雷东垣告密而败,革命党人先后就义者200多人,史称“叙府起义”。

宣统三年(1911年)4月,清政府借铁路国有为名,将已归民办的川汉、粤汉铁路收归国有。不久又将铁路修筑权卖给英、法、德、美四国银行,四川人民集资修路的800万两白银被清政府搜掠一空,愤怒的四川人民掀起了波澜壮阔的保路运动。同年7月,宜宾城成立叙府保路同志会事务所。

同年,同盟会员赵端在宜宾县横江镇组织川南革命军,进军成都,与清军激战于幺姑沱(今犍为县孝姑乡)。

同年11月,14路同志军围攻宜宾城。

同年12月5日,清叙州府知府陈周礼被迫反正,成立川南军政府。川南军政府的成立,宣告了清王朝的叙州府同治的结束。

同年12月20日,已开抵宜宾的滇军谢汝翼梯团,借口“援川”,向驻宜宾城14路同志军发起突然袭击,杀害同志军领导人,颠覆成立仅15天的川南军政府。

史料来源:《宜宾城的2200年》《宜宾市志》

(本报记者 刘婧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