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保芳暗访喊话黄牛 茅台酒开启市场专项整治
德州晚报 2019-09-15 20:00:18

A股第一高价股,总市值位列第四,全球第一市值烈酒品牌……众多炫目光环下,贵州茅台发展的每一步都走得格外谨慎。

9月13日,在贵州省六盘水市一家茅台专卖店内,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与来店买酒的市民交流时强调:“茅台酒是拿来喝的,不是拿来炒的,请不要做‘黄牛’,不要非法倒卖茅台酒。”

无处不在的黄牛

2019年4月以来,贵州茅台酒价快速上涨,从1900元/瓶上涨到当前的2200元/瓶左右,有的地方流通价格甚至比1499元的市场指导价高出50%以上。

茅台酒出厂价与市场价之间的高价差,让黄牛党趋之若鹜。黄牛称,“现在50万元压茅台,年初买,年尾卖,算1900一瓶,一瓶涨300块钱,一年可以挣近8万元。我现在手里压好几百万呢,一点也不愁卖。”

中秋节前的两天,贵州茅台向好事多(Costco)上海店精准投放5吨茅台酒(合计10620瓶),随即引发黄牛的关注,收购价为1900元。

对于有黄牛在现场以1900元一瓶的价格收酒的情况,茅台酒销售公司渠道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外面确实有黄牛,大概有4拨人在收酒。我早中晚一直观察统计,黄牛收的大概不超过300瓶,也就是不到总量的10%。”

  

开展专项整治工作

9月14日,曾多次发布茅台内部信息的公众号茅台时空称,贵州相关部门即将联合开展茅台酒市场专项整治工作,共同维护茅台良好市场经营环境。

9月4日,贵州省市场监督管理局曾发布公告,公开征集茅台酒市场领域违法违规线索,包括在茅台酒市场销售中囤积居奇、哄抬价格、加价销售、转移销售、违规搭售;制售侵权假冒茅台酒;恶意炒买炒卖茅台酒谋取不当利益等。

贵州茅台曾在8月7日召开价格会议。在茅台酒市场工作会上,李保芳开门见山地说:“今天是为价格而开会。要控制价格,而不是稳住价格。黄牛搅局也是助推价格疯涨的因素,不能让“黄牛”问题成为茅台酒销售过程中一个司空见惯、熟视无睹的现象。

李保芳分析,茅台酒价快速上涨原因复杂。首先,是供需矛盾突出。其次,是收藏投资所致,茅台酒既有金融属性,又有投资属性。第三,选择销售时机带来的囤货惜售。第四,固定渠道销售,让市面上看不到茅台酒,造成一瓶难求的现象愈演愈烈。

李保芳在会议上表示,将从六个方面严格管控价格:

一是加大市场投放。在中秋、国庆前夕,贵州茅台将向市场集中投放7400吨茅台酒,更好满足节日旺季消费需求。2020年元旦、春节期间,也将合理安排茅台酒市场投放量。

二是严厉管控价格。“1499元作为当前市场终端的指导价,在当前情况下不能动,要坚持按照这个要求做。”茅台集团将拿出具体有效、有针对性的措施,抑制当前价格的过快上涨。

三是投放的计划和销售的结果按月挂钩。经销商严格实施“销售80%年度内累计到货量”计划,店面或经营场所直接销售部分不低于年度内累计到货量的60%,团购、批发部分不高于年度内累计到货量的20%,库存比例不高于年度内累计到货量的20%。商超卖场以零售为主,且零售比例不低于每次到货量的95%。

四是实施严厉的管理,发现问题严肃处理。每一个经销商都不能再推波助澜。

五是贵州所有的经销商,要把酒放到前台来卖,给全国其他的省、市作表率。

六是新渠道和老渠道互为补充。新的营销体系要逐步发挥出抑制价格的作用。在团购方面,将逐步实行定制型团购的模式。


茅台“泡沫”破灭了?

  9月11日,有传闻称,北京地区茅台价格出现大幅度回落,受上述消息影响,贵州茅台当天股价下挫近5%。

  民生证券食品饮料行业分析师于杰调研茅台时发现,散货收购价最高的时候为2350-2400元,9月初的收购价2100元,下跌250-300元。成件货前期最高2600元,目前北京地区黄牛报价2400元,大批量货2450元,下跌150-200元。但相对散货抗跌,主要是投资属性较好以及送礼属性更强。

  于杰表示:“飞天茅台价格在涨过非标茅台(包括茅台年份酒、定制酒和生肖酒等)后,炒作进入阶段性泡沫阶段,中秋行情接近尾声以及部分政策性消息扰动,泡沫出现短期破灭”。

  不过,于杰仍对未来茅台的价格表示乐观,当下泡沫的破灭并不能代表整个行情的结束,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线索来进行判断。

  陷入“多事之秋”

  中秋节当天,人民日报在其百家号转载南方都市报的一篇文章,题目为《去年来43名被查官员与茅台有关,最多者用公款买570瓶》,引发广泛关注。

  今年以来,茅台集团多位高管也被陆续调查。

  第一位是原茅台集团董事长袁仁国。9月6日,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庭审中,袁仁国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庭审结束后法庭宣布休庭,将择期宣判。

  第二位是茅台电商公司原董事长聂永。5月下旬,聂永被批捕。聂永也是继袁仁国之后,茅台集团第二位因涉嫌受贿被捕的公司负责人。

  第三位是茅台集团原副总经理高守洪。8月份经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监委对高守洪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