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辈

住在小小的地球村

习惯了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深居简出的我

总是觉得

记者很神秘

有一天

你成了我的手足

带我游遍名山大川

有一天

你成了我的耳朵

让我倾听世界的脉搏

有一天

你成了我的眼睛

赏人间草木

看世间幻象

记者

用道义和担当

把世界吸入笔端

咏叹着星空

报告着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