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秀一

对横卧在界江右岸的茅兰沟景区并不陌生,但我却从未在深秋的时节去游历过。深秋的这个时节,它该是别有一番风韵吧。

走进茅兰沟,空旷的山林里,一派风飒飒兮木萧萧的景象,一路上的憧憬刹那间荡然无存。

沿蜿蜒的山路前行,除了远处的落叶松林还有些金黄,路两旁的阔叶林都泛着深深浅浅的枯色。前几天还挂着诱人的赤橙黄绿,忽然之间就萧骚无际了,万木丛中,偶尔闪着星星点点的红,是对我的造访举行的仪式吗?

树叶在日渐僵硬的枝柯间,有的已经落去,有的依然倔强地迎着瑟瑟的风,摇曳在枝头上……

徜徉林间,往日多姿的叶子,脱去了盛装,它们像是完成了一项使命,坦然地俯伏在地上。这景象,不由想起泰戈尔的“愿生如夏花之绚烂……”的句子。这是绚烂后的静美,这静美是到了极致,到了甘心把自己化成护花的泥,去孕育下一个春天的境地。

秋阳透过枝头,暖暖的。地上一层薄薄的树叶,踩上去,发着刷刷的声响。

茅兰沟景区,我最熟悉的莫过仙女池和黑龙潭。盛夏的仙女池,幽深的一潭碧水,若少女的眼睛,清纯而光亮。黑龙潭则像一位豪爽的汉子,豁达、幽静。不知道这水里有没有龙,但我确信里面一定有酒,不然怎么能让八方的游人如醉如痴?

深秋的茅兰沟,水瘦了,潭小了。仙女池没有了往日的丰盈,黑龙潭也隐藏了嘈杂和喧嚣,像一位智者,静静地思索着。一捧清凉凉的溪水,透过我的眼眸,流进我的心底。一尘不染,倒映着山、倒映着树还有水边的我。秋水之心,难得相印。

深秋的茅兰沟,依然嶙峋的奇峰怪石也不同以往,大大小小的石头们褪去了夏日的温度。没有繁花绿叶的陪伴,只用沧桑诠释着诚实的厚重。站在高高的鸽子峰上,任山风在耳畔呼啸,任野鸽从头上掠过——我惊扰到了它吧,那咕咕的叫声,烘托了山谷的寂静与幽深。

景区里的游人不多,路上遇到了两位摄影爱好者,他们翻看着相机里的图片,在为没有拍到自己满意的作品而叹息呢;仁者见仁,我倒觉得深秋里的茅兰沟,虽然没有柳绿花红、草长莺飞的陪伴,却多了一份平和与旷达。

不是吗?这一刻,茅兰沟的山水更显质朴与清泠。没有色彩的修饰,反而让人感到舒适和亲切。让尘世间那颗浮躁疲惫的心,在这里得到片刻的歇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