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在父母熏陶下的我,一直对各种书籍有着浓厚的兴趣。那时候,在区政府对面有一座文体公园,公园里正当中的那栋建筑,就是区图书馆。年少时,我常在父母的陪伴下,到图书馆看书学习。无论是中国古典四大名著,还是世界各国的经典著作,书籍里精彩的描写、丰富的知识,给我的童年带来了无尽乐趣。

后来,我外出求学离开了这座生活了十余年的城市,一走就是九年。在我求学以及工作闲暇之余,我去得最多的地方便是当地的图书馆和书店。有时候为了找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籍,甚至要在那些狭小而昏暗的空间里待上整整一个下午。有一次,我偶然间在书店里发现了一套不可多得的好书,当时囊中羞涩的我,只能接连四五天一下班就跑到书店去看,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随着父母渐渐年迈,我回到了青白江这片故土。当我重新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风景如画的生态湿地公园,没有了昔日高耸的烟囱和浓浓的黑烟,这是我从小生活的地方吗?我沿着每一条街走,深深呼吸故土的空气,干净的街道、美丽的绿化,甚至连小小的井盖都被装饰了一番……不知不觉中,我来到了以前最爱去的地方——文体公园所在地,但那里早已变了样。图书馆去哪里了?

原来,随着国家对公共文化事业的愈加重视,2016年11月,几经波折的青白江区图书馆终于“破茧成蝶”,搬到了区文体中心的新址。在这里,我第一次认真了解了区图书馆的前世今生。

1962年,区里的图书借阅工作由区文化馆负责,当年的藏书仅有6000册;直到1983年,区图书馆才正式建立。当时的馆舍面积仅有600平方米,房子也颇为老旧。虽然环境艰苦,但爱读书的人特别多,你借我还,两三个管理员在借书台前忙得没时间坐下来休息。遇见书有破损,工作人员就用糨糊、信纸、剪刀修补。直到2002年7月,区图书馆才告别了低矮潮湿的危房,搬进了文体公园。

如今,这一个我儿时向往的乐园,已经成长为了国家一级图书馆,面积更是扩大到了9500平方米,藏书量达到30万册,更有上百种的期刊和数十种报纸。如今的图书馆,从传统模式变为全开放、大开间、无间隔的“模数式”布局。作为青白江文献信息的中心,集大众化、数字化于一身的现代化公共图书馆,不仅在服务方式上实行“全面开放、免证进馆”,面向所有市民开放,并且和全市其余20座图书馆开通了“通借通还”。

站在图书馆的门口,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们进进出出,无一不是满怀欣喜地在书丛中流连,无一不是满带笑容抱着自己喜爱的书籍离开。宽阔而安静的阅览室里,整齐的书架和桌椅无不散发着格外诱人的魅力。馆里除了一排排整齐的书架、琳琅满目的图书和杂志,还开设了电子阅览室,让人们可以学习到更多的不同的知识。

作为城市最基本的文化设施,区图书馆经历了从无到有,从有到强,从强到好一步步艰难发展的历程,也是青白江人文化素养不断成长的过程。她既是人们学习的知识殿堂,也是城市文化内涵和文化品位的重要象征。丰富的信息资源,让青白江区图书馆在青白江建设“魅力之城”文化战略的道路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刘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