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辉

当一缕凉风穿过松林,摇动着秋草,携着秋虫的悲鸣叩开你心扉的时候,你生命中的又一个秋天真正到来了!

倘若你正志得意满,大可以效法风雅的古人,“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可是呀,你的生命真的一直快乐吗?

于是,一个秋日的黄昏,你站在了山前溪边柳下。近水如眼波一横,山峦如眉峰颦聚,你的心幕一点点拉开了!

一个秋天的黄昏,满脸稚气的你背着书包,兴冲冲地推开家门,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厨房中热气蒸腾,饭菜的香气直往你鼻孔里钻。馋嘴的你,来不及清洗自己的小黑手,抓起桌子上的食物就往嘴里填。妈妈说了什么呢?她说了当时你听后毫不在意,而今想起却眼睛发酸,心里发甜的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是呀,妈妈呢?你的妈妈现在在哪里?

慢慢地,你长大了,步入了青壮年。

又是一个秋天的黄昏,天上飘着柔柔的细雨,你正从一棵树旁、一家咖啡馆或者旅店的门口经过,你的心蓦然一痛!多少个秋日的黄昏,你和你的恋人相约在那棵树旁,相聚在那家咖啡馆,相拥在那家旅店。为了守护那份爱,你们在那里山盟海誓,“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可是现在呢,你的恋人在哪里呀!是因为一次误会,是因为一次背叛,还是因为人生不同的归宿?在秋天的某个黄昏,恋人离你而去了,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只给你留下了曾经真诚的爱和现在真实的伤,于是在爱恨的无所适从中,每当秋天的黄昏来临,你的心都会感冒,心头的伤疤结了又裂,结了又裂!从此你与酣眠绝交了,与苦酒成了挚友!

慢慢地,你老迈了。

秋日,黄昏,你坐在阳台的摇椅上,晚风从你沟壑纵横的脸上吹过,你在想什么?是同学少年时的意气风发,是人到中年时的艰辛坎坷,还是那离你而去的慈母和曾经的恋人?“心因饱经忧患而愈温厚”,你竟然从容的睡着了,可能醒来,或许再也没有醒。但又有什么关系呢,时间已经帮你把生命中的一切都酿成了美酒,也许不是睡,你只是喝醉了!

笑过哭过,爱过恨过了,你喜欢上又害怕了秋天的黄昏,因为那时你的心最柔弱,也最赤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