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志

姜文的电影具有很高的辨识度。

传奇性的情节、冷幽默的语言,个性化的人物、时代感的背景,无不令人击节赞叹。

电影《邪不压正》改编自张北海的小说《侠隐》,讲述一个民国初年的侠义故事。这是姜文的民国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前两部分别是《让子弹飞》和《一步之遥》。

习武少年李天然,目睹师兄朱潜龙勾结日本特务杀害师父全家,侥幸从枪下逃脱,伤愈后赴美学医多年,并同时接受特工训练。1937年初,李天然突然受命回到华洋混杂、山头林立,充满诱惑、布满杀机的北平。一心复仇的李天然,并不知道自己被卷入了一场阴谋,亦搅乱了一盘棋局。随着中日危机不断升级,各方博弈愈演愈烈。多次为谎言蛊惑、错失时机的李天然,终于下定决心,在红颜帮助下开启复仇行动,并使整个灭门事件和人物底细暴露世间。

姜文电影的标签,体现在故事构架的独特性。十四年抗战历史,波澜壮阔、可歌可泣。但是,一些影视人热衷的是低俗猎奇,追求的是轰动效应,从而神剧迭出手撕鬼子、裤里藏弹等雷人情节被观众诟病。如同《鬼子来了》一样,《邪不压正》也是姜文的抗战篇,但没有简单化也没有神秘化,而是用一个个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情节,设置局中局、棋中棋。据说,张北海在历时六年的小说创作中,参考了好几百本有关老北京的中英文著作。艺术源于生活,又要高于生活。而姜文又对援助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肢解。影片中的典型环境,不同于老舍的悲辛交集的下层民众生活,不同于曹禺的痛苦挣扎的北京人家,更不同于张恨水的风花雪月。姜文的老北京,在东郊民巷、六国饭店、天安门、钟鼓楼等地标建筑,情节盘根错节、险象环生,不看完最后一个镜头,绝对猜不到结尾。

姜文电影的标签,体现在电影语言的独特性。电影语言是电影艺术在传达和交流信息中所使用的各种特殊媒介、方式和手段。姜文通过蒙太奇语言,还原了狭窄混乱的街道,灰色调的老四合院,如同一卷民国时期北平的“清明上河图”。经过多年特工训练的李天然,在屋顶上飞奔、跳跃,甚至骑自行车。影片运用大量的快节奏的长短镜头切换,使银幕画面传达给观众一种动荡不安、惊现刺激之感。神秘莫测的蓝青峰、阴险奸诈的朱潜龙、凶狠残暴的根本一郎,巧红的果敢通透、唐凤仪的风情万种,鱼龙混杂、是非纷纭,亦敌亦友、面目模糊,隐藏在北平狭窄的胡同里、低矮的民居里、阴森的别墅里,让人感觉步步惊心。这正是姜文的电影语言的与众不同之处,一如当年老谋子当年的《红高粱》用镜头对抗战的图解。

姜文电影的标签,体现在影片内蕴的独特性。江湖情节,侠义情节,深藏在中国人的民族性格中,外现为浓浓的荷尔蒙。影片以北京为背景的国仇家恨,是正义与邪恶的直面交锋。这个“江湖”中,日本特务、亲日分子、豪门旧户、黑帮老大、交际花、外国记者等,“你方唱罢我登场”。李天然秉承自己的初衷不改,决然在这江湖中搅起漫天风云。他运用自己超凡的特工技能,他飞一般在屋顶奔跑追寻,大侠风范十足;他快意恩仇、击杀顽敌,大侠品性十足;他大起大合,大侠情怀十足。

《邪不压正》,压得住的是一种情怀、一种气节、一种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