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承宁

封江的时刻很是壮观——这几年,每当黑龙江嘉荫段封江或开江的时候,我都去拍摄。

封江、开江,年年景观都不一样,最令我难忘的是2013年的封江。

按常规,嘉荫段的江面多在小雪前后几天,封江的时间大约两三天即可完成。可2013年的气候异常,气温持续走高,节气到了大雪,江还没有封,比照往年,整整晚了半个月。到了12月初,天气骤降,又持续几天下大雪,五六号,江面开始封冻,并出现大面积雾凇。我接到影友电话,急急赶去拍这难得一见的景致。

赶到嘉荫已是傍晚,攒足了精神准备天明拍摄,谁想早有影友捷足先“拍”了——他们展示着相机里拍到的图片,很是惊艳。

次日清晨,我起个大早,日出之前赶往江边。来到江边儿的时候,离日出还有一段时间,我惊奇地发现,小城嘉荫已被雾凇覆盖。所有的建筑、房屋、树木、街边的绿化带,甚至电线上都挂满了雾凇,嘉荫像一个白色的城堡。办公大楼前的长长的柳树枝条上,也挂着满满的雾凇,几乎垂到了地上。太漂亮了,简直就像一个童话王国。我惊叹这神奇的世界,让影友也给我拍照留念。

江边的堤岸,更是神奇,上千棵柳树被雾凇素裹着,地上是厚厚的积雪,一脚踏去,雪就没到了大腿。这洁白的世界,犹如白雪公主的故乡。我有些忘情,端着手中的相机不停地按动快门。

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看到封江时形成这么神奇的雾凇景观。狂拍一阵后,掏出手机给外地的影友打电话,描绘眼前的神奇景色。

于是,一天之内,众多影友纷纷赶来嘉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