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秀一

下厨房对于今天的我来说,不完全是担负家庭责任、尽义务,也是一种乐趣的享受。

现在的厨房,抽油烟机可以把灶房里的烟呀、气的抽得干干净净,不像我小时候——

小时候,看母亲做饭简直就是一种熬煎。炉灶的顺畅由天气决定,下雨阴天或者风向不对,灶坑里就戗烟,呛得人嗓子发紧直流眼泪;大人们为了解决这一窘状,学着邻家在灶旁按了一个鼓风机。

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鼓风机是紧俏商品。手巧的姐夫照猫画虎,用木板和铁皮做了一个手摇的鼓风机——一根橡胶皮带带动铁皮罐头盒做成的扇叶,用一个中心轴相连在圆形木板上,手柄转动传动轴,扇叶卷起的风便送到灶里助燃。从此,母亲做饭不再受烟熏火燎的熬煎,也缩短了烧火做饭的时间。

那些年,家里吃饭的人多,母亲一个人忙不过来,渐渐长大的我,就帮着摇鼓风机。开始是好奇,可时间久了我就讨厌鼓风机了;放学后,既不能写作业,也不能出去玩儿。只能咕噜噜、咕噜噜地摇着那鼓风机,虽然两只手倒换着摇,但每天晚上手都是酸痛的。更可气的是,在鼓风机的作用下,灶坑里漫出的灰特别大,做一顿饭,头发、衣裳就落了一层的灰;手也是洗了脏、脏了洗的。记得有一次,为了能出去玩儿,我偷偷地往鼓风机里插了一根铁钉,把扇叶弄弯了……害得一家人很晚才吃上饭。因为心里有鬼,吃饭的时候,我低着头,不敢看大人的脸,内心充满愧疚。

从那以后,看着妈妈劳碌的身影,我突然变得懂事儿了。坐在小板凳上摇着鼓风机,腿上放着一本书,边摇边看上几眼。有时把学校里的趣闻说给妈妈。那段时间,我学会了做饭,蒸馒头,炒土豆丝,煮大 子粥。

几年后,姐夫又做了一个铸铁的鼓风机,形状虽比木头的小巧,可吹到灶里的风却很大,摇起来也省力。平日里做饭不着急的情况下,妈妈就自己摇鼓风机,腾出时间让我抓紧写作业、复习功课。

有一天,爸爸买回一台电动的鼓风机,插上电,自己就吹风,这可以说是我家厨房里的一次“革命”了……

一晃几十年过去,鼓风机,不仅是我生活中经历过的一个老物件,也是我家生活水平的风向标。在它的更新中,我体会到了生活的艰辛,也学到了持家的本领。那个时候,心里总是想,什么时候能用上洁净的灶具、妈妈做饭不再受烟熏火燎之苦呢?

妈妈没有等到这一天,却把这个福气让我享用了。

现在下厨房,无论煎炒烹炸、熘焖蒸炖,只要有创意,厨房就是主妇展示才艺的舞台。咕噜噜咕噜噜的鼓风机的噪音已丢在了遥远的记忆里。退休后,我在享用着妈妈没有享用过的现代化的厨房带给一个家庭主妇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