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经不起解剖,做人要有些钝感,太“锐利”不好。尤其过了六十岁。

首先是眼睛不要太“明”,不要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黑白分明。有无冤假不论,单这“明白”二字,就会压得人生疼,处处受伤。洞若观火此等技艺不修炼也罢,因为极易走火入魔。

其次是耳朵不要太“聪”,切忌听见风就是雨。须知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耳听八方未必是好事,信息太多,真伪莫辨,不如耳根清净,糊涂自在。

再次是言语不要太“利”,像刀子似的,扎得身边人血流一地,扎得朋友敬而远之。有人用刀子嘴、豆腐心来自我开脱,其实是纵容自己。看破不说破,给人留面子给己留余地,何况古人早有劝诫:言多必失。

应该注意的是脑瓜反应不要太“快”,整天似电脑高速运转,是非曲直,当下立判。小聪明、小伎俩谁没玩过一两次呢?世间哪有那么多的正与邪。

最后一条是心也不要太“强”,锋锐易折,这道理再明白不过了。值得说明的是,钝感不是糊涂,更不是麻木,是“大足以容众,德足以怀远”的宽恕,是“繁华阅尽,白茫茫一片”的通达,更是“天地宽容,百鸟飞翔”的胸怀。

房雯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