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新一轮国际产业转移的兴起,我国制造业企业对外转移也日益活跃,并引发社会关注成为舆论热点。受中国贸促会发展研究部委托,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就此问题开展专题调研,系统考察了制造业企业对外转移的相关情况。

一、我国制造业对外转移的现状及原因

近年来,制造业产业格局正在全球范围内重构,我国制造业对外转移速度加快,2007年至2017年我国制造业对外投资保持较高增速,复合年增长率高达20%以上。从投资流入区域来看,亚洲是我国制造业主要投资区域,欧洲、北美洲则分列第二、三位;从投资流出区域来看,东部企业占比83.4%,中部和西部企业仅分别占比6.7%和7.7%;从投资行业来看,装备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等领域涉及规模较大。

在走访企业时,我们了解到,我国制造业对外转移是由两方面因素造成的。一是企业经营需要。根据中国贸促会与北大社会调查中心合作开展的《2017年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现状及意向调查》,“开拓国际市场”“寻求海外资源”及“提升品牌价值”是制造业企业对外转移的前三大动因。二是成本因素驱动。企业为降低生产成本,包括劳动力成本、能源成本、物流成本、税费成本等,而选择向低成本地区转移。此外,部分行业存在企业数量过多、产品质量不高、同质化竞争、产能过剩等问题,借“走出去”来消化富余产能。

二、制造业企业大规模对外转移可能对我国经济的影响

我国制造业实际利用外资额显著高于制造业对外投资额,且国内新增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连续增长,暂未出现舆论所担忧的产业“空心化”现象。但同时,如果制造业企业持续大规模对外转移,可能带来我国制造业进出口贸易额降低、我国产业链的完整性遭破坏、国内就业压力加大等影响。

三、积极应对制造业大规模对外转移的负面影响

一是加强政府宏观指导和管理,科学引导制造业企业对外转移。加强对制造业对外转移工作的宏观指导和管理,加大对投资真实性、合规性的审核和监督,杜绝盲目性和非理性对外转移。

二是加强舆论引导。重点宣传中国作为全球制造业大国坚持“走出去”和“引进来”并重的必要性,坚定对我经济发展前景的信心。

三是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降低各类企业增值税、所得税税率和社保费率;完善支持企业科技创新的税收政策;及时兑付企业相关政策性补贴和出口退税等税收返还资金。

四是促进东部地区制造业向中西部地区转移。继续出台支持中西部承接产业转移的政策措施,支持东部地区加工贸易向中西部转移;不断优化中西部地区营商环境,增强产业配套和承接能力。

五是鼓励传统制造业技术创新和就地转型升级,培育新的竞争优势。通过财政补贴、税费抵扣等方式,鼓励传统制造业加大科技研发力度和技术改造升级,鼓励传统制造业企业向产业链条两端延伸,向品牌化、高端化、国际化转型。

六是大力培育制造业领域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步伐,加快培育一批“专精特新”、具有核心竞争力的新型制造企业,鼓励国内制造业企业借助产业转移带来的创新溢出和要素流动,促进制造业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涌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