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秀辉

四季中,惟有秋天来得突然,一夜之间说来就来。

当你发现树上落下第一片叶时,当你的发丝被一阵秋风扬起时,当你感觉到有些微寒加了一件外套时,当你想起该给自己暖一杯热茶时,当你的一声叹息凝结成一缕白雾时……秋天来了,就在你的身边。

行走在秋风里,看着树上枯黄的叶子缓缓欲坠的姿态,还是忍不住驻足。风很轻,轻得每一片落叶总是在落地前,摆几个姿势,然后才优雅地转身离去。其实,你看到的只是一种表象,每一片叶子,都舍不得离开她的树,她优雅的背后你看不到她垂死挣扎的痛苦,或许这就是落叶飘零带给你的美感,一种依恋,一种不舍,还有她的坚持。

我一直相信,每一片叶子都该有它的故事。如果你把一片叶子捧在手中,细细地观察,在那些清晰的纹路里,你不难找到这样一个故事。

那也是一个秋天,也在这样的一棵树下,一个男孩对一个女孩说,你知道叶子为什么会飘落吗?女孩摇了摇头,男孩告诉她,因为叶子听见了声音,被吓到了,才落下的。女孩笑着说,净瞎说,男孩说,你不信,我给你试试,说完,就拍起手,果然,一片片叶子就落在女孩的身边,头上。女孩捡起一片叶子有些不解,男孩又说,你也来试试,女孩有点羞涩,举起的手又落下,她信他,却不忍看着叶子落下。

多年后,也是一个秋天,男孩走了,女孩独自一个人经过这片树林,她又看见那树上的叶子在飘落,她想起了他。她把手举过头顶,啪啪啪,清脆的掌声在树林里回荡,她眼里止不住的泪水随着那一片片落叶飘零。

这显然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却让我想起了“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记不清是第几次读这句诗了,更不记得有多少人在这首诗里发出的感叹了。只觉得,每一次读到这句诗,唇齿间滑过的都是一丝无奈和薄凉。

其实,人生有萍聚,走在一起的两个人,总有一前一后,前面走的,或许会等一等,后面走的,会赶一赶。但是,快慢终究还是要拉开距离的,就如生死,同生共死,只是一种夙愿,终究未必能圆满。

我们每个人都喜欢秋天,而我们又多不愿意看到秋叶飘零。所以,秋天是多情的,那满山飘红的枫叶会把我们醉得一塌糊涂,那天高云淡的远方给了我们太多的遐想,就连那枯黄的小草也有一种凄美。

秋风,秋雨,秋韵,秋天的每一处都藏着文人墨客的风骚,或雅或俗,都是故事。

记得在林清玄的散文里读过他关于曹植诗词《洛神赋》的描写,曹植,一生只恋爱过一次,他十二岁那年,爱上了大他十岁的甄夫人,历尽沧桑,终未如愿,一生的牵绊,留下了不朽的诗篇。

现在试想,如果,曹植如愿,他还会写出那些精美的爱情诗篇吗?不然,这段早已流逝的爱情怎么也像这落叶飘零一样凄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