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秀一

对于而今花甲之年的人们来说,悠车子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几乎每个人的童年,都对那温馨的一隅留有印象——或自家弟妹或邻家小孩。

据说悠车子是满族人发明的,因此流行于东北。口口相传的是,悠车子的雏形是用兽皮把婴儿裹起来吊在树上,后来逐渐变成我们这代人小时候见到的那个样子。

那时候,各家的孩子多。尤其农村,大人们忙农活,没有人专门闲下来照看孩子。于是,就把未满周岁的孩子放在悠车里,由稍大点的哥哥姐姐或者已经干不得体力活的年纪人照看着。

听母亲说,我小时候也睡过悠车子。(但我绝对没印象也不可能有印象——因为那个待遇只有婴儿才可以享受。)

出生后,母亲就患了腰疾,是爷爷用木板做成的船样的悠车子,替代了母亲的怀抱。听母亲说,做木工的爷爷很巧,我睡的悠车子在当时很精致,三尺来长、二尺左右宽,两帮刷的是红漆,还画着牡丹和凤凰。爷爷希望我长大后成为一只凤凰。

悠车子做好后,父亲和爷爷用绳子把它挂在炕梢的棚梁上,把五颜六色的布条栓在悠车的上面;母亲给我喂完奶后,放入悠车,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做着针线活……可惜,那么温馨的场景竟没留下张照片。

我儿子出生的时候,婆婆从农村来看我,除了带来小米和鸡蛋,还特意带来一个破旧的悠车子,婆婆得意地说,别看这悠车子破,村子里好多人想要我都没舍得给,它悠过我六个孩子。孙子满月就睡悠车子,一定好养活……为了不扫婆婆的兴致,我们只好把精心装修的天棚安上两只铁环,以方便挂悠车,就这样,把儿子“吊”了起来。

好像儿子和悠车子天生有缘,抱着就哭,怎么也哄不好,放进悠车里,小手抓着两帮,立刻就不哭了。婆婆很得意,又买来大红的彩球挂在悠车上方,预示孩子一生都红火……

看着这样的场景,总能想起程琳的那首《童年的小摇车》:“那一天妈妈问我,童年最难忘的是什么?在朦胧的记忆中,难忘那小小的摇车,它摇着妈妈无字的歌,童年的时光,悄悄地流过……”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很少再看见有悠车子了。

孩子睡悠车子的年代过去了,替代悠车子的是月嫂、育婴师和幼师和各种样式的婴儿床。

社会的进步,让人们从出生就享受着充满优越的生长环境。悠车子,是共和国起步没几年的我们这代人的温馨,虽不及现代孩子们优越,却时常在记忆里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