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中国人下棋‘吃一看二观三’的行为方式,正在走向自贸区3.0计划的上海市相关部门,又开始酝酿上海自贸区4.0版建设方案。”在近日举办的上海自贸区与科创中心联动建设论坛上,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金融经贸组组长吴大器作了上述表示。

上海自贸区自2013年9月挂牌以来,已经历了从1.0至3.0的不断改革创新,回顾这几年上海自贸区的发展历程,上海海关学院党校工作部主任张树杰向《中国贸易报》记者感慨道:“上海自贸区整个发展脉络非常能体现出中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特点,它的建设将中央层面自上而下的改革和地方层面自下而上的创新相结合。另外,自贸区的改革更多的是政府内部的自我制度创新,其实质上是政府职能转变的一个试验,包括‘放管服’改革等一系列措施,都取得良好效果,然后在全国推广复制。”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自由贸易港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文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上海自贸区的设立是我国的一个重要战略举措,中间经历了两次升级,这不仅是自贸区面积扩大的过程,更是改革深化、开放扩大的一个过程。10月16日国务院又公布了《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将我国自贸区数量增加到12个,实际上也是上海自贸区经验的复制和推广,也说明了自贸区在制度创新和完成中央给予的战略任务、战略目标上都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成绩。”

上海自贸区在1.0至3.0的改革创新过程中积累了很多发展经验,其中有150多项经验的复制和推广是面向全国各个自贸区的。文娟从三个方面向记者分析了自贸区的发展经验。

第一是在贸易方面,自贸区的基本功能是促进国际贸易发展,在这方面,上海自贸区最大的特点是“一线放开,二线管住”。“一线放开”是指境外及区内的货物可以不受海关监管自由出入境,“二线管住”是指货物从自贸区出入非自贸区要征收相应的税收。另外,自贸区建立了国际贸易的“单一窗口”,它也经过了从1.0至3.0的升级,整合了10多个与贸易相关的政府部门,从贸易商提交报单到最后收到批复整个过程在几个工作日就能完成,这大大提高了通关效率。

第二是在投资监管方面有很多创新,除了FTE账户(区内机构自由贸易账户)及其他对外投资便利化措施外,一个比较核心的就是负面清单管理制度,这是对外商投资管理制度的创新。文娟说:“我们过去有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实际上是正面清单,目录里是外资可以投资经营的行业及经营方式,现在实施负面清单,只要是在负面清单之外就是合法的、可经营的,这大大地降低了外商投资的监管门槛和准入门槛。”负面清单从2013年开始探索,经历了5次缩减,负面清单3.0是在2018年年初开始正式实施,其成功经验也逐渐推广到全国。

第三是在转变政府职能方面,自贸区也做了很多工作,包括监管方式的转变、开设政府部门的单一窗口、实行一站式服务等。

“最值得一提的是证照分离,这意味着市场监管部门先赋予经营者主体资格,经营者就可以从事一般性经营活动,只有当经营活动涉及到许可证的时候,才需要去办许可证。”文娟还分析说,证照分离也经历了三次深化,从最初的“先照后证”到“证照分离”再发展到“照后检证”,这样的变化给市场经营活动带来了很多便利。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告诉记者:“上海自贸区有两条可以复制的主线,一条面向其他自贸区,另一条面向全国范围。另外在基础设施、国际影响力方面,上海具备很好的建设自由贸易港条件,自贸区进一步深化改革应该朝着自由贸易港方向发展。”

“在推进自由贸易港建设的前期工作中,我们可以先在贸易领域为自由贸易港做铺垫,自贸区在贸易领域有非常成熟的经验。”张树杰分析说,仅在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是不够的,上海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上海是世界第一大港,也是贸易中心,具有地理位置上的优势。在目前中美贸易战背景下,我们应向全世界展示继续改革开放的决心。若我们先在贸易领域为推进自由贸易港建设做贡献,则自贸港建设中的风险将得到很好地控制。

“目前自贸区的改革措施是比较碎片化的,没有形成系统化的制度创新和可集成化的制度创新,当碎片化的政策涉及到不同政府部门的时候,这些政府部门之间还有一个交流沟通的过程,对经营者来说仍然面临着一些问题。”作为自贸港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文娟提出了自贸区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方向:

首先,要探索深化改革和对外开放,致力于形成可系统化、可集成化的制度创新。这些制度创新要能够面向全国复制和推广,应该具备普遍适用性。这和国家当初设立自贸区的初衷是一致的,自贸区本身也承担着探索深化改革和对外开放的重要职能,自贸区是为国家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提供经验的试验田。比如在海关监管方面,“单一窗口”虽然有很大的进步,但是如果我们对标先进国家经验的话,还是有很多不足,新加坡“单一窗口”整合了与贸易相关的30多个政府职能部门,而我们的“单一窗口”整合了不到20个政府职能部门。

其次,通关时间也需要继续缩短,正常情况下我们自贸区的通关需要3天,而新加坡的通关在半天内就可以完成。

最后,在转变政府职能方面也需要进一步深化,把政府打造成服务型政府,减少对市场的扭曲,从而降低企业的经营成本,缩短企业的开办时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