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加入WTO付出艰苦努力且认真履行入世承诺,加入WTO对中国发展贡献巨大,中国将以更大更快的对外开放坚定支持WTO。”在日前题为“新时代中国对外开放大讲堂第四讲:WTO与中国对外开放”的讲座中,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深有感慨。

不断降低关税,完善法律法规

屠新泉指出,加入WTO后,中国采取了很多关税减让措施,例如2001年农产品关税税率是18.9%,2005年1月1日降至15%;2001年纺织品与服装关税税率是25.4%,2005年1月1日降至11.7%,“到2006年、2007年降关税承诺基本履行完毕,去年和今年中国又自愿降低关税。”比较中国和WTO体系内主要发展中国家的关税水平,更可看到中国做出的关税减让幅度很大:阿根廷在WTO内的约束税率为31.8%,2014年实施税率13.6%;印度在WTO内的约束税率为48.5%,2014年实施税率13.5%;而中国在WTO内的约束税率为10%,2014年实施税率9.6%。

屠新泉介绍说,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开始了大规模的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和新立法工作:中央政府清理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2300多件,地方政府清理地方性政策法规19万多件。

在履行货物贸易领域承诺方面,除了上面提到的关税减让措施,中国还削减非关税壁垒。“截至2005年1月,中国全部取消了进口配额,进口许可证和特定招标等非关税措施,涉及汽车、机电产品、天然橡胶等424个税号产品。”屠新泉说,中国还完全履行了放开对外贸易经营权的承诺,自2004年7月1日起实施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贸易法》,将对外贸易经营者的主体范围扩大到个人,将原有的外贸经营审批制改为备案登记制。

中国还完善知识产权法律保护体系,先后多次修改了商标法、专利法和著作权法,并加强知识产权执法。屠新泉说,虽然WTO成员履行通报义务的情况较差,但中国仍积极履行通报义务,截至2018年6月,中国共向WTO通报了2892次。

“对中国是否履行WTO承诺的审查和监督方面,既有针对中国的过渡性贸易政策审议,也有针对所有WTO成员的贸易政策审议。”屠新泉介绍说,2011年11月30日,WTO总理事会通过了对中国的过渡性最终审议,WTO成员肯定了中国履行承诺的成果,承认中国加入WTO后,清理了大量法律法规,削减了关税,取消了许多非关税措施,加强了透明度和知识产权立法。

在WTO争端解决机制的监督与“纠错”方面,裁决执行途径有两个:一是成员自觉执行;二是不自觉执行时通过授权报复予以强制执行。1995年至2017年,WTO对拒不执行裁决的被诉方授权报复的案件共21起。截至2018年8月,中国被诉的争端案件42起,申诉20起,美国被诉96起,申诉54起;欧盟申诉43起,被诉52起。屠新泉介绍说,中国对所有达成的和解协议和通过的裁决和建议均进行了完全的自觉执行,并没有因不执行裁决而被授权报复的情况发生。

WTO成员未就技术转让问题

与中国磋商

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美国对中国履行WTO承诺方面的种种指责引起关注。在屠新泉看来,美国在技术转让、产业政策、知识产权、国有企业等方面对中国的指责都站不住脚。

“目前,中国完全履行了不以技术转让作为外资市场准入门槛的承诺,其他WTO成员也从未在WTO争端解决机制就技术转让问题提出与中国的磋商请求,但美国在多种场合对中国‘强制性技术转让’提出了指责。”屠新泉说,根据美国商会的《2018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显示:有82%的受访企业并不认为其在中国与商业伙伴和客户分享的技术和专利知识数量比在其他海外地区多;有46%受访企业认为中国政府将在未来3年进一步向外资开放市场,持这一观点的受访企业数量占比较2016年的34%有所增长。

美国对中国产业政策的指责是,中国的产业补贴极可能引发产能过剩。“事实是,产能过剩是一个周期性和结构性的全球经济问题,中国出台的相关产业政策并不是造成全球产能过剩的主要原因,相反,中国一直致力于有效化解产能过剩。”屠新泉说,由“全球贸易预警”项目得出的结论更印证了这一事实。该项目报告指出,中国存在产能过剩的行业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较小,自2005年以来不超过21%,并且这些行业的出口规模仅占中国出口总额的一小部分。该项目还对16家中国和31家其他国家的上市钢铁公司财务报告进行研究,发现中国公司获得的补贴占销售收入的比例只有不到0.4%,而很多其他国家公司获得的补贴要高得多。

对于美国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指责,屠新泉介绍说,根据美国商会的《2018中国商务环境调查报告》,“知识产权侵权”仅排在受访企业认为在华营商挑战的第12位(最后一位),仅有20%的受访企业选中该项。受访企业几乎一致认为,“近年来中国知识产权方面的执法力度保持稳定或有所提升”,持有该意见的企业比例从2014年的86%上升至2017年的96%。

在屠新泉看来,当前美、日、欧盟、加拿大等提出的WTO改革倡议有一定合理性,但也存在分裂WTO的巨大风险,不能排除美国退出WTO并裹挟部分成员跟随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屠新泉认为,中国要以自己更大的开放来发挥榜样和引领作用,支持WTO。

“在多哈回合发起之时,中国刚刚加入WTO,仍然履行入世承诺,加快国内改革开放,使其产业政策符合WTO规则。经过入世17年的发展,中国在世界经济和贸易中的地位已经今非昔比,在全球贸易治理中影响力的能力和需求都大大增强,同时其他国家对中国在全球贸易治理中的作用也有了更高的期待。”屠新泉建议,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也要求中国更加主动承担全球贸易治理领导者的地位,中国必须依靠自己去引领制定维护自身全球经济利益的国际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