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欣賞之互補

在電影中聽到在音樂會聽過的歌曲或樂曲,在音樂會中聽到在電影聽過的歌曲或樂曲,對於許多人來説,都是有益無害的音樂欣賞互補。

你大抵熟悉古典結他名曲《愛的羅曼史》,但你可能沒有看過一九五二年放映的法國電影《禁止的遊戲》——《愛的羅曼史》是西班牙結他演奏家那西索耶· 佩斯專門為《禁止的遊戲》改編並演奏;《禁止的遊戲》所表現的,是“二戰”期間人類的不幸。

音樂家的傳記電影、歌曲、樂曲更是俯拾皆是:從一九三六年法國上映寫貝多芬的《不朽的情侶》,人們完整地耳聞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第一樂章;從一九三八年美國上映寫約翰· 斯特勞斯的《翠堤春曉》,約翰 · 斯特勞斯的《春之歌》、《維也納森林的故事》、《藍色多瑙河》貫串其間;從一九四六年英國上映寫意大利小提琴家帕格尼尼的《劍膽琴心》,人們驚嘆地聽到小提琴大師梅紐因的幕後錄音,包括塔蒂尼的《魔鬼之舞》、帕格尼尼的《鐘》、帕西尼的《琵音變奏曲》;從一九五二年美國上映的寫美國作曲家佛斯特的《民謠大王佛斯特》,享受着《阿!蘇珊娜》、《故鄉的親人》、《我的肯塔基故鄉》在電影裡的抒情。而從一九七二年羅馬尼亞上映寫作曲家奇普里安 · 波隆貝斯庫的同名電影曲,誰不會對小提琴獨奏《叙事曲》留下深刻印象?類似例子難以盡述。

在今屆音樂節,壓軸的泰利曼與德累斯頓國家管弦樂團,將於廿七、廿八日晩在文化中心綜合劇院演奏德國作曲家舒曼的四部交響曲。其中廿七日晩演奏其一為《降B大調第一交響曲》作品38“春”。如果看過德國於一九八三年上映的電影《春天交響曲》,你會了解到舒曼與鋼琴家克拉拉波折多舛的愛情是多麼可貴;你也會了解到舒曼是在“為克拉拉而戰而勝”之後,寫出《第一交響曲》的。

雖然在電影中,對舒曼創作《第一交響曲》和《第一交響曲》的首演,只有簡略的交代,但即使只是片斷,但也會令人感到激動甚至震撼。你知道嗎?有人就是在觀摩了電影《春天交響曲》後,才去苦苦尋覓舒曼《第一交響曲》唱片的。

(第三十二屆澳門國際音樂節隨筆之十四)

陳 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