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玫瑰痤瘡

雯雯面部反覆發紅,被診斷為玫瑰痤瘡,醫生給她的建議令到她非常不解,例如避免喝熱湯和打邊爐,外出又要防曬,皮膚發紅的時候又要避免跑山。

玫瑰痤瘡不僅是一種皮膚病,還涉及免疫系統的過度應答。皮膚的非特異性免疫系統作用是保護表皮,形成屏障對抗感染、化學或物理損害。這種非特異性免疫系統可以由多種環境、飲食、生活模式等多因素所激活。這些激活因素比較常見的是溫度變化,如喝熱飲、打邊爐、焗桑拿、由冷氣室外出到炎熱的街頭,甚至食川菜、吸煙飲酒、熬夜、暴露於紫外線下、使用刺激性的化妝品等,都可以激活皮膚的非特異性免疫系統,引起過度應答,令玫瑰痤瘡復發。

多項基因組研究顯示玫瑰痤瘡的相關基因位點與Ⅰ型糖尿病、乳糜瀉、類風濕性關節炎、多發性硬化等免疫病有交叉。研究表明患有玫瑰痤瘡的女性,出現上述疾病的風險比無玫瑰痤瘡的女性高;患有玫瑰痤瘡的男性,僅有較高風險出現類風濕性關節炎。由此可見玫瑰痤瘡的發病與自身免疫及性別相關。流行病學顯示玫瑰痤瘡與多種常見疾病相伴發,如糖尿病、類風濕關節炎、偏頭痛、抑鬱等,而且這些疾病的嚴重程度與玫瑰痤瘡的嚴重程度相關,可見玫瑰痤瘡不僅是皮膚病,不要輕視它。

低劑量抗生素對玫瑰痤瘡有療效已經得到證實,可能機制包括抑制或殺滅痤瘡丙酸桿菌、表皮葡萄球菌和蟎蟲,抑制非特異性炎症等。隨着研究深入,感染引起玫瑰痤瘡的可能性比較低,所以現在認為抗生素的療效可能來自干擾免疫信號系統。

由於人體免疫信號系統龐大複雜、玫瑰痤瘡的病因未完全清楚,而且玫瑰痤瘡病情亦輕重差別大,所以玫瑰痤瘡的治療暫時仍需按個體設計,並無一套固定的治療方法可以用於每一位病人。加上玫瑰痤瘡是慢性炎症,尤其是紅斑毛細血管擴張型,對口服和外用抗生素都治療效果不確定,因此如何避免復發和加重是很重要的一環,所以醫生才會對雯雯開出如上述的注意事項。

值得再三強調的是,玫瑰痤瘡不僅是一種皮膚病,有大約50%的人有眼部受累,初期可無症狀,後期常見如瞼炎、瞼板腺功能障礙等,部分可致永久功能受損。

李昱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