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河東

日前,我在網絡電視上,看了一部關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內地人偷渡香港的紀錄片,令我回憶起一些往事:

1979年夏天,我還在廣州一小鎮讀高一時,班裡有幾個同學突然曠課。有同學私下說,這些曠課的同學偷渡到香港了。晚上,我收聽香港電台廣播才知道,香港實行特赦三天。三天後,港英政府會對非法入境者實行“即捕即解”政策。

對於這次的偷渡潮,《1979-2000深圳重大決策與事件民間觀察》一書具體寫道:“在1979年5月6日這一天,來自惠陽、東莞、寶安三個縣八十多個鄉鎮的七萬群眾,像數十條兇猛的洪流,黑壓壓地撲向深圳,兩個海防前哨不到半個小時,就被人山人海吞噬了。第二天,毗鄰香港的二十公里海面上,漂浮着數百具屍體,景象慘不忍睹。”曾擔任過深圳市委常委的劉波回憶當時情形說:“沒有辦法,老百姓衝破邊防線,他不顧了。以後就是部隊來管,縣政府、民兵什麼全動員起來了,抓逃亡,你也抓不了,就是要往香港衝。”

為什麼當年一大批內地人冒死偷渡到香港呢?主要是兩地經濟差距太大了。當年內地物質匱乏,人們三餐不繼,為追求理想生活,不惜冒死犯險。我記得八十年代初,有一位成功偷渡到香港的鄰居回鄉,帶了二袋蛇皮袋的舊衣服給親戚,再用一百多元請眾鄉親吃一頓飯,已令人羨慕不已。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今天,中國經過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經濟實力大大增強,內地與香港的經濟差距不斷縮小。不少內地人,尤其是珠江三角洲一帶的居民,生活悠閒,遠比一些住劏房的香港人生活好。難怪在紀錄片中,一位從內地偷渡到香港的中年男子感嘆地說:“現在內地生活壓力小,沒有人再偷渡到香港了,說我們偷渡回內地才真。”

清水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