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登坐嘯 譚峭行歌

孫登坐嘯,譚峭行歌。

孫登,這名字出現於《晉書》卷九十四〈隱逸傳〉,他是三國魏人。隱居汲郡山中,居土窟,好讀《易》,彈獨絃琴,善嘯(發聲悠長或啜口出聲,或大聲呼吼),夏以草編成長裳,冬則散髮以掩身。相傳有人將他推入水中,試看他如何發怒咆哮,豈料他上岸後卻放聲大笑。他曾對人説,嵇康才華出衆,但見識有限(這很可能説他閱世不深),很難被同時的人接納。後來孫登在蘇門山隱居,阮籍到訪,他對着阮籍一言不發,阮在他面前高聲呼叫,仍無動於衷,呆若木雞。阮籍無奈,乃下山而回。到了山腰,忽然聽到一陣似鳳凰齊鳴之聲,在山谷中迴蕩,原來是孫登發出的呼嘯。因此阮籍寫了一篇《大人先生論》。前面説過,他曾給嵇康有過評論,其實是對嵇康的暗示,希望他自己警惕。後嵇康果遭非命,臨終時作《幽憤詩》:“昔慚柳惠,今愧孫登。”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是近代出版界的警告語,古代沒有版權條例,而且翻印不是容易的事。不過有時比盜版更猖獗的行為,是把別人的著作説成是自己的手筆。《化書》,相傳為五代南唐宋齊丘撰,又名齊子丘。六卷。分〈道化〉、〈術化〉、〈德化〉、〈仁化〉、〈食化〉、〈儉化〉六篇。大旨多出黃老而又附合於儒家。明宋濂《諸子辨》認為此書實為南唐終南山隱者譚峭所著,齊丘竊為己作。

譚峭,五代泉州人,字景升,唐國子司業洙之子。師嵩山道士,得辟穀養氣煉丹之術,道家稱紫霄眞人。相傳他夏則穿裘,冬則單衣。煉成仙丹服用以後,水不能濕,火不能燃。有時躺卧於冰天雪地裏。每行吟,歌曰:“線作長江扇作天,靸鞋拋在東海邊。蓬萊信道無多路,只在譚生拄杖前。”一語成讖,入青城山仙去。

冬春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