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恐懼症

有選擇的話,我盡量避免見醫生,幾十年後得悉這叫“白袍恐懼症”。

女兒說有一個學生很誇張,注射防疫針大哭大鬧,近乎歇斯底里。她不大相信小孩子會那麼害怕打針。但事實是,女兒小時候也有過這樣的情況。女兒驚訝:有嗎?

其實女兒面對醫生和護士,多半時候是安靜乖巧的,甚至在她首次拔牙時,哭的是我,不是她!僅有的一、兩回不聽勸,大鬧診室的瘋狂狀態,都是我不在場的時候。當我趕到,抱她在懷裡,一刻安慰,女兒便不再鬧,順從地打了針。哭鬧不是因為害怕,而是要母親的陪伴。女兒沒有我陪着看病的機會絕少,所以她記不起也很正常。

相對於女兒的勇敢,我是極端哭鬧的小孩。弄得醫護人員一籌莫展是我的常態。長大後可以自作主張,便很少去見醫生。本來我覺得自己是諱疾忌醫,才會寧願去藥房買成藥,而避免見醫生。可年歲漸長,各項身體功能和抵抗力下降,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從三年見一次醫生的頻率,邁進了一年見三次的地步,才發現世界上有白袍恐懼症這回事。

雖然我平生避免見醫生,但因為親人跑醫院的經驗多,見醫生的機會也多,只是不是自己看病而已。因此,自覺面對醫護人員心境是平和的,但血壓讀數讓藏匿很深的恐懼敗露於人前。有研究顯示,三分之一的人的血壓在醫院和診所內會飊升二十度!

想起日前讀到的一本書,內容說假設有所選擇,儘管人工智能醫生出錯率近乎零,大多數人卻會選擇看真人醫生,而不是面對冷冰冰的電腦。理由是在疾病面前,病人需要能安撫情緒的醫生。在這個問題上,我選擇了電腦,女兒選擇了真人。可見,白袍恐懼是真的潛藏在心,無法治癒了!

水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