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的背景下,原本就对中企投资并购保持警惕的美国政府将进一步收紧中企投资并购审查。日前,美国财政部表示,美国联邦政府在11月将收紧对科技和电信等敏感行业外国投资的规定,开始执行一项旨在限制中国对27个敏感行业投资的法律。

这27个行业包括电信和半导体,以及飞机制造,发动机和发动机部件、铝生产、计算机存储设备、导弹和其他军事设备。美国外资审议委员会(CFIUS)将审查并购和股票购买行为,以确保不会损害国家安全。这方面已通过8月签署的《国防授权法》立法予以加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告诉《中国贸易报》记者,此举是美国将贸易保护主义延伸到科技领域的具体表现,这也进一步说明贸易战覆盖范围十分广泛。美国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在高新技术相关领域掌控主导权,不允许其他国家在新兴产业、新技术、新业态、新产业方面超过它,“这样的状态还不太可能在短期内结束,还会持续。”

相关数据显示,中国对美投资在2012年不足100亿美元,2016年快速增长至460亿美元。但自2017年下半年起,中国对美投资额开始显著下降,尤其是2018年前5个月,投资总额仅有18亿美元,相较2017年同期下降了90%之多。2018年,已有蚂蚁金服收购MoneyGram、中青芯鑫收购Xcerra、中国重汽收购UQM等多起中国企业的投资并购交易倒在CFIUS的枪口下。

“这给中国企业海外业务,尤其是行业内在美企业或即将赴美企业的投资并购带来的影响可能是致命的。在中美贸易战不断升级的背景下,会直接导致中国对美并购交易持续低迷。”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尽管如此,但由于美国拥有较大的消费市场,投资回报又较可观,目前仍是中企理想的投资地。但是未来中国企业赴美投资并购需更谨慎。美国方面对安全审查定义比较清楚,但实际操作起来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这个消息并不突然,因为美国《外资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已经酝酿多年了,只不过是特朗普政府对此有了实质性的推进。”晨哨集团联合创始人、副总裁罗小军说,美国投资并购审查向来对有国资背景的企业特别敏感,这27个行业的投资并购亦特别敏感。但也并不是这27个行业都不可投资,具体个案不同,结果也会不同。他指出,美国的审查有多个标准,例如主体标准、行业标准、威胁标准等,CFIUS通常是将这些标准结合起来进行评判。

如此,企业如何选择标的就显得十分重要。罗小军举例说,有些标的在美国的技术产品周期已经走过了高峰,平均利润率在下降,但在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还有10年或15年的增长周期,这时候前往收购便比较容易通过。另外,相对于成熟项目来说,早期项目也容易通过审查,“若想收购美国成熟的项目,等到其技术产品周期错过高峰,这样就容易些。”

此外,条条大路通罗马,中国企业也可以转而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展开投资并购活动。

“作为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美国拥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制度较为完善,是企业投资并购的目的地。但我需要强调的是,美国并不是最好的目的地,也不是唯一的目的地,其他国家的营商环境也在不断加速优化,全球营商环境排名第一的国家也并不是美国。美国作为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市场已经成熟,美国市场的增长潜力和空间并不比其他一些国家大,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相关国家和地区。”刘英说,虽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地区的投资环境目前还并不完善,但中企通过精准定位、长时间的精耕细作,就一定会在这里找到经济互补性强、产业集聚性强、市场增长空间潜力大的投资并购目的地,也会在这些地区找到良好的并购标的,发现一片蓝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