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近年的中企海外并购形势,2016年底中国对外投资政策开始趋紧;从2017年到2018年,美国和欧洲国家对中企并购监管也逐步严格。

“从国际上看,地缘政治形势变化了,美国CFIUS连续阻止多起中企并购交易,多个区域收紧对中企并购监管,欧美国家对中企涉及大数据领域的并购非常敏感。从国内政策看,2016年底之后,中国政府强调调控和引导,对企业海外投资的管理政策出现变化,内外因素叠加之下,中企海外并购的动能稍弱,以往海外投资激进的企业相对比较沉寂。”联合能源集团副总经理、总法律顾问张伟华分析。

面对这种形势,张伟华指出,2016年以来卖方提出了新要求:外国卖方关心中国的并购政策变化引起的风险由谁承担,比如,联想控股集团在收购卢森堡国际银行时就在协议中约定中国政策风险由联想控股承担。

张伟华认为,对于中国买家可能被美国CFIUS阻挡的风险,市场的反应也较灵敏,出现了为中国买家量身定做的CFIUS反向分手费的保险产品,而且在实务中重大不利变化越来越被定量处理。

“此外,反垄断审查也是摆在一些大型国企面前的一道坎。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时,就做了实质性剥离资产承诺。”张伟华说,面对美国趋紧的审查,中企不可避免地付出更多收购成本。

尽管如此,中企和中国买家在国际并购中作用仍然重要。“没有中国买家参与交易是无法想象的,中企的表现也非常坚韧。”张伟华说。

中企的坚韧和在国际并购市场扮演的重要角色也得到相关研究报告的呼应:此前的《晨哨2018中资海外并购半年报》中就指出,尽管中资企业海外并购所面临的阻力正在增大,但中资海外并购的潜在交易(传闻、意向、宣布状态)依然占据相当大的比重,尤其是在披露金额方面,这反映出中资海外并购的动力依然强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