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辉

每当杜鹃花开的时节,心里总会萌生一种念头:想去看看我们当年的老房子——

我是从那儿出嫁的,总觉得自己落下了很多的东西在那儿,有我们姐弟四人点滴记忆,有母亲一日三餐忙碌的身影,有房前枝蔓上玲珑的豌豆花,还有屋后那一树繁茂的杜鹃……

终于在一个雨天,按捺不住心底野草般疯长的念想,沿着近乎被蒿草掩没的小道一路上行,我又见到了这个老屋。早已易主的房子破败到面目全非,不过十年而已,我就再也找不回它当年的模样了。忘着久无人住、杂草丛生的院落,感觉无尽的苍凉。

落锁的门,隔开了我与回不去的从前。撑着伞呆立着,耳畔似乎还能听见母亲唤我们起床的声音,还能闻到厨房里早饭的香味……眼泪快落下来了,原来那么多往事一直在我心里,从不曾远离去。

那片阶梯式依山而建的家属区,已盖起新楼,山上的瞭望塔不知何时拆除了,它是正对着山下老房子的标志物,曾如灯塔般指引我家的方向。分明是艰难到刻骨铭心的岁月,为什么留在记忆里的却是温暖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