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学全

1:59分。天阴沉,看不见一点光亮。风不断刮来,虽然不太大,却让我起了丝丝凉意。夜,静悄悄,几句话,声音不大,引得谁家的狗吠上几声,旋即又无声息了。

山慢慢来到身前,看不清,只有一个黑色的轮廓。伙伴退下去,我走在头前,20步开外什么也看不清,眼前的树一会儿稀淡些,一会儿浓密些,几回回怀疑黑暗处有生灵在动,虽然头脑中有答案”没有人!“但还是忍不住的侧目瞥去。

越向山顶,愈是恐惧,到处都有各种黑暗,风到处吹响着树叶。我们的嗓音都大了,试图用嘻嘻哈哈去消除那莫名的恐惧感。

到了。一座黑色的铁塔就在眼前的树林中,直线交织的立体形状让人感到坚固,垂直而上让人感到雄壮。一步步、一梯梯,风儿猛烈着,人摇摆着……登顶了。

(注:本组稿件作者,曾生活在汤旺河区地质队大院,对当地的西山瞭望塔深有感情,几十年前,那里是他们儿时的乐土,如今,尽管身在他乡,却一直视瞭望塔为他们的精神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