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志

一群落难的人们,落脚到一个荒岛,不仅物质生活极度贫乏,社会、阶级、阶层又重新划分,人心、善良、爱情也重新定义。通俗地说,眼前的苟且与远方的诗,成就了这部现代版本的《鲁滨逊漂流记》和这部影视情节版本的《资本论》。

黄渤、舒淇、王宝强等联袂主演的《一出好戏》,看似荒诞的剧情、超乎想象的特效、实力演技都一如片名所示。

在底层社会摸爬滚打多年一无所有,甚至成为同事捉弄的对象,这是普通人马兴一个人的苟且。

因为现实毕竟不是桃花源,趋利性、物质欲、拜金潮扭曲了一些人的价值取向。马兴与老板之间、与工友之间,甚至与暗恋对象之间,都不可避免地存有令其尴尬的冲突。因此,苟且中的马兴努力寻找远方的诗意,那便是习惯性的买彩票以求一夜暴富,进而迎娶漂亮性感的同事姗姗。

这苟且和诗意,是他生存的终极动力,不关他人、不关社会、不关人性。

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有时候苟且真的能够演化成诗意。影片中的马兴真的碰了狗屎运。在公司全体员工出海团建的途中,他得知彩票中了六千万大奖,他比中举的范进还要兴奋,只是克制了自己的表情而已。人们说知识改变命运,马进坚信彩票改变命运。

命运的玩笑有时令人猝不及防。马兴和同事们乘坐的冲浪鸭遭遇陨石撞击地球后引发海的海啸。这是一群人眼前的苟且。

劫后余生的人们,开始在苟且中寻找诗意。在资源稀缺的荒岛上,生产力低下,生产关系简单,一切似乎回到了原始社会。政治经济学中的一些深奥理论,在影片中进行了通俗的演绎,用鱼换取其他物品,以物易物;用扑克牌做中介物,货币产生;集体劳动所得盈余,剩余价值;扑克牌数量多于实物供应,通货膨胀。这些让人心领神会的神来之笔,让观众忍俊不住。

在这种一切归零的背景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重新定位,并重新划定苟且于诗意的楚河汉界。

昔日的公司老板,惯性思维支配着他,依旧优越感极强,但第一需求的是生存,他便暂时屈从于生存能力极强的司机师傅,这是一种苟且;司机师傅依靠的是强健的体力,暂且居于食物链的最顶端,成为统治阶级,这是一种苟且;中大奖的马兴,表面上隐忍克制、韬光养晦,背地里寻找机遇、逃离孤岛,这是一种苟且。三个人逐渐发展成三股势力,在荒岛上此消彼长、尔虞我诈。依附于这三股势力的人们,也是一种苟且。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些人表面上对眼前困境的妥协,是苟且;但他们心中在以各种方式抗争,是诗意。苟且与诗意,如影随形地伴随着每个人的每时每刻,让我们对号入座,思考自己的苟且与诗意。

即使抛开这些貌似社科的理性思辨,仅从视觉效果上,影片中的一些场景也是可圈可点的。铺天盖地的惊涛骇浪,令人惊悚;漫天飘洒的彩色“鱼雨”,令人惊喜;原生态的荒岛生存,令人惊奇;心有所想、身有所安、情有所系的理想境界,令人惊艳。

穿透力话题,老辣味的技法,让影片始终又在苟且于诗意之间。人性弱点的深度展现,男女之情的精细刻画,社会成员的高度关联,世间万物的互相依存,人际关系的错综复杂,让人走出影院的大多数观众大呼过瘾。

苟且与诗意并存、利益与理想同在,毕竟这是黄渤“演而优则导”后,潜心打磨了八年的精品之作,出手不凡、一鸣惊人,确是一出好戏。